Lot 134 天禄琳琅著录元版 孔丛子七卷

估   价 RMB 7,500,000-9,500,000
拍卖公司:中贸圣佳
拍卖时间:2017-06-18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分类: 收藏品--古籍文献及手稿
创作年代:暂无
尺寸: 长12.4cm;宽19.6cm;
清宫旧藏天禄遗珍—元刻孤本全帙《孔丛子》
—青山君
中国古代的封建帝王,为统驭万民、永其国祚,将记载圣贤遗训和先民经验的典籍视同思想统治工具,将藏书、编书活动作为稽古右文的文治之道,在政权趋于稳固、国家安定的情况下,往往有搜集遗书和编纂目录之举。从汉代到清代,藏书代代相沿,未曾中断。清朝入主中原后,接收明代皇宫中遗存的图书旧籍,康熙、乾隆二帝又多次下诏广征天下遗书,使得﹃海内藏书,咸集秘府﹄,其收藏之富,超越以前各朝,是中国封建时代宫廷藏书的高峰时期。乾隆九年(1744),皇家藏书愈发丰富,规模可观,高宗遂谕令内廷翰林检阅内府善本,择其宋、元、明之精善者别于昭仁殿设架庋藏,御笔亲题匾额,命名为﹃天禄琳琅﹄,建立起一批清代最负盛名的宫廷善本藏书。
﹃天禄﹄取汉代宫中藏书天禄阁之故事,﹃琳琅﹄寓意内府藏书琳琅满目,美不胜收。昭仁殿位于紫禁城干清宫东侧,是一座面阔三间、有独立院落的建筑。这里曾是康熙皇帝的寝宫,乾隆帝称﹃皇祖在御时,常寝兴于此,予不敢居,因以贮天禄琳琅诸善本﹄,以此怀念先祖,继承遗志,期冀新德澡身。不仅如此,昭仁殿南向正对着皇子皇孙读书之所—上书房,皇子们的诵读声每达于此,乾隆帝在此御览图籍,也体现出效仿汉代建天禄阁以储人才的用心。自此直到清末,昭仁殿便成为清宫的善本书库,所藏皆一流善本,嫏嬛秘籍,缥缃精品,是皇家藏书之精华所在。
乾隆四十年(1775),昭仁殿珍籍益富,于敏中、彭元瑞、王杰等十位大臣奉敕为昭仁殿藏书编纂书目,成《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前编)十卷,共收书429部,并收入正在编纂中的《四库全书》史部目录类。嘉庆二年(1797)十月二十一日黄昏,干清宫大火,殃及昭仁、弘德两座配殿,前编书尽毁。此时已是太上皇的乾隆帝谕旨重建宫殿,再辑宫中珍藏,恢复﹃天禄琳琅﹄旧观,并令参加过前编书目编纂的大学士彭元瑞领衔,编纂《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选书、编目仅用7个月时间完成,编成二十卷书目,著录图书664部。
清朝御府典藏既丰,为﹃敬谨什袭,以示子孙﹄,也为﹃俾后人披籍而知其所在﹄,在将宫廷典藏汇编成目的同时,加钤宫中鉴赏宝玺,施以清宫特制装帧,亦成定式。﹃天禄琳琅﹄藏书有两个明显的外部特征,以别于其他内府藏书。一是玺印钤盖划一。前编书虽已不存,据《天禄琳琅书目》凡例及其他存世实物考证,知是每册首末叶俱钤﹃乾隆御览之宝﹄和﹃天禄琳琅﹄二玺,﹃乾隆御览之宝﹄为阔边朱文大方印,﹃天禄琳琅﹄与后编著录书上同为一方,为长宽仅1.6厘米的朱文小方印。后编书用印定制,虽在《书目》中没有明确说明,但从现存各书来看,每册皆钤六玺,坊间俗称﹃乾隆五玺﹄或﹃乾隆六玺﹄:前后副叶从上至下,视开本大小,依次钤有﹃五福五代堂宝﹄(或﹃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八征耄念之宝﹄(或﹃八征耄念﹄)、﹃太上皇帝之宝﹄(或﹃太上皇帝﹄)三枚朱文方印;首叶板框上方正中钤﹃乾隆御览之宝﹄椭圆朱文印,板框上方右侧钤﹃天禄继鉴﹄白文方印,末叶板框上方正中亦钤﹃乾隆御览之宝﹄椭圆朱文印,板框上方左侧钤﹃天禄琳琅﹄朱文小方印。天禄后编著录书因此又被称作﹃天禄继鉴书﹄。这些印记印色浓鬰,精雕细琢,国宝秘籍加钤乾隆皇帝玺印,更添富贵吉祥。二是书装、籖题划一。前编书﹃宋金版及影宋抄皆函以锦,元版以蓝色绨,明版以褐色绨,用示差等﹄,存世的后编书或经同治、光绪间送出宫外改装,或经后来藏家重装,外观上大多已看不出原有雍容华贵的宫廷风格。因此那些钤盖划一的皇宫印记表明了﹃天禄琳琅﹄藏书作为干嘉时期宫廷善本特藏的特殊身份,也是后世鉴别其真伪的首要依据。乾隆时期内府藏书既富且美,﹃掇其菁华,重加整比﹄而成的﹃天禄琳琅﹄善本特藏是其最具价值的部分,不但各书刻印精良,书品上佳,足以代表中国历代版刻印刷的高超技巧,更可体现宋、元、明各代以及各地区刻书事业嬗递变化的情形;而且流传有绪,装帧考究,显示出历代公私藏家的无比珍护。﹃天禄琳琅﹄书珠玉毕集,许多在当时已被诧为人间珍秘,其中明人王世贞以一田庄换一书的宋版《汉书》、乾隆两次御题的宋广东漕司本《九家集注杜诗》更是书林佳话。宋版书自来最为人珍视者有三,一《两汉书》,一《文选》,一《杜诗》,被明人董其昌称为﹃鼎足海内者也﹄,其中《两汉书》与《六臣注文选》皆在天禄琳琅前编书中。在2007年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中就有51部宋元明版书曾经清宫天禄琳琅旧藏。此外,这批书中多有世间孤本,文献价值极高,为国之重宝,因此这批图书值得重视,不言而喻。
天禄琳琅藏书贵为清代内府善本专储,自建立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经历了200余年的坎坷磨难,历尽炙、盗、兵、蠹,佚损泰半,所存者绝大多数再入公藏,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古代文化典籍传承流播的艰难历程。《天目前编》书尽毁于嘉庆二年之灾,《后编》书一直安然无恙地保存至清末。然而自清末以后的半个世纪,天禄琳琅书流出皇宫,流入民间,几经聚散,664部书中已有数十部不知所踪。目前收藏﹃天禄琳琅﹄书最多者依次为台北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图书馆和辽宁省图书馆,其它零星散藏于海内外数十个公私藏家。据笔者统计,自中国嘉德1995年春季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上出现第一部天禄旧藏明版《欧阳文忠公集》以来,截至2017年5月,陆续出现于拍卖会上的天禄琳琅书,归并同书,计有36部。这些书多为单册、残卷,极少是首尾俱全的完本。即便是吉光片羽,亦倍受藏家青睐。
2016年5月16日,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春拍﹃中国碑帖•古籍•书札专场﹄在北京诺金酒店举槌,共推出162件拍品。其中,清宫﹃天禄琳琅﹄旧藏《纂图互注扬子法言》、《战国策》、《诗经世本古义》、《礼记》,皆出自清宫﹃天禄琳琅﹄旧藏。宋版《纂图互注扬子法言》、明版《战国策》、明版《诗经世本古义》三部为《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著录书,即﹃天禄继鉴之书﹄,而宋版《礼记》一册,属极为罕见的﹃天禄三编书﹄。其中《纂图互注扬子法言》为完整一部,余皆残帙,但都品相上佳,历经百年,尚能存世,天禄遗珍,天佑神护,洵可宝也。四书全部以超高价格成交。《纂图互注扬子法言》更是从90万元估价瞬间飙升至2000万元落槌,最终以2300万元成交,超估价25倍之多。《礼记》存一卷,成交价为713万元;《战国策》存一卷,成交价为253万元;《诗经世本古义》存三卷,成交价为460万元。
2016年11月15日,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秋拍﹃万卷-古籍碑帖书札专场﹄﹃御览-天禄琳琅及历代佳椠专场﹄在北京诺金酒店举槌,共推出442件藏品。其中,﹃天禄琳琅﹄旧藏《战国策》、《万首唐人绝句》、《通志》、《学海》四书再次领衔古籍佳椠专场,全部以超高价格成交,令世人瞩目。四书皆为《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著录书,其中元版《战国策》存二卷,起拍价100万元,成交价为316.25万元;元版《通志》存三卷,起拍价100万元,成交价高达586.5万元;明版《万首唐人绝句》存三卷,起拍价80万元,成交价287.5万元;明版《学海》存二卷,起拍60万元,成交价为143.75万元。是次秋拍,再次创下清宫旧藏天禄琳琅书的拍卖佳绩。
此次征集上拍的清宫﹃天禄琳琅﹄旧藏书共有四部,其中元刻孤本《孔丛子》一函六册,乃完整一部,最为难得。自90年代有古籍拍卖以来,至今所出现的36部﹃天禄琳琅﹄藏书中首尾俱全的完本仅有9部,分别为清版《尚书详解》、清版《佩觿》、明版《六经图》、宋版《纂图互注扬子法言》、清版《帝学》、明版《详注东莱先生左氏博议》、明版《宋名臣言行录》、明版《国语》,几乎全为明清刊本,此帙《孔丛子》为唯一一部元刻全本。
下面具体述其版本、收藏及研究价值,以资鉴赏。
《孔丛子》七卷
旧题汉孔鲋撰,宋宋咸注。鲋字子鱼,孔子八世孙。秦朝末年曾出任陈胜领导之起义军中博士,不久即死于陈县(今河南淮阳)。书凡七卷,为孔门杂记,所载仲尼而下子思、子高、子顺、子鱼之言行,计六卷二十一篇,又以孔臧所著赋与书上下二篇附缀于末一卷,别名曰《连丛》。孔臧,汉高祖功臣孔藂之子,嗣爵蓼侯。武帝时官太常。宋仁宗嘉佑三年,宋咸为《孔丛子》作注以献,疑其有后人增益内容,遂删削旧本并增加自己注释。有宋以降,视《孔丛子》为真书者鲜有其人,多以其为托名之作。宋咸注七卷本为《孔丛子》通行之本。
是书著录于《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卷十之元版子部,为元版子部之第一部。一函六册。匡高15.4厘米,广11.1厘米。每半叶十行,行十七字,小字双行同。左右双边,细黑口,双对鱼尾。版心中刊﹃孔几﹄,下刊叶次,间有字数。卷前有嘉佑三年宋咸《注孔丛子序》,篇目及嘉佑三年《进书表》、四年《谢赐金紫表》。篇目下有﹃宋嘉佑名臣宋咸注﹄。首卷卷端题﹃孔丛子卷第一﹄,下题﹃宋嘉佑名臣宋咸注﹄。另有﹃经进监本﹄四字反文墨记。卷后有后序,末有墨记﹃茶陵桂山书院校正板行﹄一行。巾箱小本。尚保持清宫旧装,绛红色绢制书衣,仿宋锦函套,黄绫书签及套籖,题﹃元板孔丛子﹄。首末俱全,完整无缺。
由卷末刊记可知,此乃元茶陵桂山书院刻本。元代书院刻书皆称精善,历来受藏家推崇,如杭州西湖书院刻本《文献通考》、茶陵东山书院刻本《梦溪笔谈》等,皆是名刻佳椠。清人顾炎武曾云,﹃山长无所事,则勤于校雠,一也;不惜费,而工精。二也;版不贮官,而易印行,三也﹄,以此誉美书院刻本。茶陵,隶属今湖南东部株洲地区,地处湘、赣、粤三省交界。自唐以后,茶陵即为北人南迁之重要门户。南迁之北方士族定居后,兴办私塾、书院,耕读仕农文化遂为茶陵宋元明清特色,宋以后茶陵名宦学者代不乏人。自宋至清代茶陵共办有书院32家,在湖南名列前茅。元人李祁在《学校记》中称:﹃茶陵学校于湖南为盛﹄,宋代居湖南第三、元代居第二、清代居首位。茶陵元代书院首推东山书院,系元大德七年(1303)陈仁子创办,为湖南元代规模最大的私家书院。陈仁子,字同甫,号古迂,茶陵东山人。博学好古,南宋咸淳十年(1274)漕试第一,授登士郎。南宋灭亡,元朝鼎革,陈氏屡拒朝廷征召,隐居乡梓东山,罄其家产,筑东山书院,聚众讲课授徒,着书立说,刻印图书。据历代诸家书目记载和现存传本统计,存世东山书院刻印书籍达13种556卷,为元代书院刻书第一大家。东山书院刻书之著名者,存世有中国国家图书馆所藏元大德九年刊《梦溪笔谈》,开本阔大,纸墨精良,极为精美。以东山书院刻书为代表的﹃茶陵本﹄,素为书林所重。桂山书院,茶陵望族谭氏所建,史载不详。其刻书情况,除见于《天禄琳琅书目后编》之《孔丛子》一种外,未见其它官私书目记载,详情无考。此本卷首下有阴文刻﹃经进监本﹄字样,知其底本为宋代国子监官刻本,字体端正,有宋版遗风。此帙《孔丛子》为传世仅见之桂山书院刻本,又为﹃茶陵本﹄添一名贵新品。
《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上海图书馆有宋刻本《孔丛子》,匡高18.1厘米,广12.4厘米,每半叶十二行,行二十四字,小字双行二十七至二十九字,白口,四周单边,双鱼尾,避讳至﹃构﹄字。嘉佑八年所刻,为传世最早版本,《中华再造善本》、《续修四库全书》以此本影印。《第一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第00591号。另有明嘉靖二十九年蔡宗尧刻本,半叶十行,行十八字,白口,左右双边;明崇祯六年孔胤植刻本,十行十九字,白口,四周单边。别无元本,此本与以上诸本行款版式皆不同,为存世仅见之《孔丛子》元代刊本。天壤孤本,版本珍稀,足可矜贵。
卷首钤有﹃映雪书房﹄朱文方印、﹃章氏伯玉﹄白文方印、﹃古吴钱氏家藏之宝﹄朱文方印、﹃季振宜藏书﹄朱文长印。《进表》后有﹃竹坞﹄、﹃江左﹄二朱文方印。第一册卷末钤有﹃孙道明印﹄、﹃清隐处士﹄二朱文方印及﹃章氏澄怀楼藏书之印﹄白文方印。每册首末另有﹃谦牧堂藏书记﹄及﹃谦牧堂书画记﹄二印。先为元末明初孙道明所藏,其后为章伯玉、钱榖递藏。入清先归泰兴季氏,后为揆叙所藏。揆叙身后,至其孙成安时,家产被籍没入宫,后庋入昭仁殿,著录于《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每册俱钤天禄继鉴诸玺,前后副叶皆钤﹃五福五代堂宝﹄、﹃八征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三玺,正文首叶钤﹃乾隆御览之宝﹄、﹃天禄继鉴﹄二玺,末叶钤﹃乾隆御览之宝﹄、﹃天禄琳琅﹄二玺。﹃孙道明印﹄、﹃映雪书房﹄、﹃清隐处士﹄、﹃章氏澄怀楼藏书之印﹄、﹃竹坞﹄、﹃江左﹄、﹃谦牧堂藏书记﹄及﹃谦牧堂书画记﹄诸印,俱为《天目后编》失载,提要仅记录﹃季振宜藏书﹄、﹃古吴钱氏家藏之宝﹄、﹃章氏伯玉﹄三印,并云:﹃泰兴季氏藏本,余无考﹄。
孙道明(1296—1376),字明叔,号清隐,自号停云子,别号在家道人、清隐处士。松江华亭(今上海)人,居于泗泾。博学好古,筑草堂三间,因景仰前人囊萤映雪、苦志笃学而名其书楼﹃映雪斋﹄,偃休其中,不问世事。藏书万卷,遇秘本辄手自抄录,密行楷字,为后世所重。元明之际,华亭遭兵燹,孙氏所藏书籍大多毁失。
钱榖(1508—1579),字叔宝,自号悬罄室,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家无典籍,游文征明门下,日取架上书读之。闻有异书,虽病必强起,匍匐请观。手自抄写,几于充栋,手录古文金石书数万卷,穷日夜校勘,至老不衰。善书,然画名更盛。
季振宜(1630—1701),字诜兮,号沧苇,泰兴(今江苏靖江)人。顺治四年(1647)进士,官浙江兰溪知县,升刑部主事,迁户部员外郎、郎中。顺治十五年(1658)为浙江道御史,巡视河东盐政。藏书富甲天下,多得毛晋、钱曾旧藏,编有《延令宋版书目》、《季沧苇书目》。藏书于身后归徐干学之传是楼及清内府。
揆叙(1674—1717),字恺功,号惟实居士,纳兰氏,满洲正黄旗人,为康熙初期权臣明珠次子,纳兰成德之弟。初为佐领、侍卫,累擢翰林院掌院学士,兼礼部侍郎,充经筵讲官,后迁工部侍郎。康熙五十六年(1717)卒,谥文端。性喜涉猎诗古文,潜心于学,每如厕及枕间、马上,皆手不释卷。着有《益戒堂集》、《鸡肋集》、《乐静堂集》等,是纳兰家仅次于容若的一大学人。钮树玉《匪石日记》引书贾钱听默言,谓徐干学传是楼书大半归于明珠,成德兄弟皆喜藏书,而揆叙谦牧堂贮书最富,为满洲世家之冠。因曾与皇八子胤禩结党谋夺皇储,雍正二年(1724)世宗发其罪,追夺官位,削谥,墓碑改镌﹃不忠不孝阴险柔佞揆叙之墓﹄。其家彻底被抄,是在明珠四世孙成安时。乾隆中叶以后,和珅擅权,垂涎明珠家藏宝物和宅第,屡向驻伊犁领队大臣成安勒索,成安性傲,坚拒不与,和珅罗织成罪,致其抄家,时在乾隆五十五年(1790),成安家藏图书、文玩尽归大内,什刹海畔的明珠宅第亦被和珅霸为别墅。事在乾隆后期,故揆叙藏书未及采入《天禄琳琅书目》(前编),而嘉庆二年重辑《天禄琳琅书目后编》时,彭元瑞曾称:﹃现在昭仁殿陈设书籍内,成安家书笈约有十分之三,每本均有谦牧堂图记。﹄ 揆叙书得以被大量编入。
《赏溥杰书画目》著录,宣统十四年(1922)九月二十五日赏溥杰。《收到书画目录》著录,宣统十四年十月十八日收到。溥仪兄弟携出宫外之书及《石渠宝笈》著录书画等宝物,辗转天津、长春,后存放于伪皇宫东北隅之﹃小白楼﹄达十四年之久,疏于管理。日本战败前后又遭伪﹃满洲国﹄国兵偷拿、哄抢,盖其时书被掠出宫,流散民间。民国初年叶德辉《书林清话》卷四著录此书,仅是依据《天禄琳琅书目后编》所述,未必叶氏亲眼得见。
此次上拍之其余三部天禄旧藏为元版《增修陆状元集百家注资治通鉴详节》、明版《欧阳文忠公集》及清版《东岩周礼订义》。详见古籍专场Lot327、Lot328、Lot329。
1、 章乃炜、王蔼人编:《清宫述闻》(初、续编合编本),紫禁城出版社1990年版,﹃昭仁殿﹄条,引嘉庆二年十一月奏折,第633页。 著录:
1.《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卷十元版子部(图一);
2.《故宫已佚书画目录三种·赏溥杰书画目》宣统十四年九月二十五日(图二);
3.《故宫已佚书画目录三种·收到溥杰书画目》宣统十四年十月十八日(图三)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