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24 约1950年作 翠绿森林 油彩 画布

估   价 咨询价
拍卖公司:佳士得香港
拍卖时间:2016-05-28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赵无极
分类: 油画及中国当代艺术--油画
创作年代:约1950年作
尺寸: 127×127.5cm;
出处
美国 帕蒂 ·艾佛雷特 B·毕趣收藏
美国 天堂谷 德萨画廊
亚洲 私人收藏
香港 德萨画廊
亚洲 私人收藏
此作品已登记在赵无极基金会之文献库,并将收录于梵思娃 · 马凯及扬 · 亨德根正筹备编纂的《赵无极作品编年集》(数据由赵无极基金会提供)
拍品序文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文字介绍
1986年《赵无极》尚.雷玛利着 佛朗索瓦.马克 文献研究 Cercle d'Art Editions 巴黎 法国 及 Ediciones Polígrafa 巴塞隆纳 西班牙 (黑白图版,第237图,第276页)
1998年《赵无极》Yves Bonnefy & Gérard de Cortanze著 La Difference/Enrico Navarra 巴黎 法国 (图版,第91页)
2003年《赵无极》Galerie du Jeu de Paume巴黎 法国 (图版,第62-63页)
2004-2005年《赵无极》石桥美术馆 石桥基金会 东京 日本 (图版,第11图,第55页)
2007年 《赵无极:作品、文章、采访合集》 弗雷谢斯何塞着 阿赞出版社 巴黎 法国 (图版,第34页)
2010年《赵无极 1935-2008》Dominique de Villepin、Françoise Marquet及Yann Hendgen著 季丰轩 香港 中国 (图版,第74页)
已展出
2003年「赵无极」Galerie nationale du Jeu de Paume 巴黎 法国
2004年10月16日 - 2005年1月16日 「赵无极」石桥美术馆 石桥财团 东京 日本
拍品说明
「长为沉静无言语,清冷似月撒银辉。霓裳一袭轻花色,德美为九耀古今」
《翠绿森林》(Lot 24) 创作于1950年,是赵无极负笈巴黎的第三年,刚到巴黎时期他渴切跳脱东方水墨窠臼,企图由现代主义开擘出一个绘画的全新视角,由追朔文艺复兴林布兰以降至西班牙浪漫主义画家哥雅,再到印象派、立体派、野兽派以至巴黎画派。回溯1948年他到了巴黎之后,为了重新执导他的创作技法,他刻意放弃业已圆熟的水墨创作。1949年他尝试石版画创作,而这次石版画的成功,让他肯定注液在他身上浓厚的东方传统文化血液加诸西方厚重油彩颜料所碰撞出的既厚重又轻盈、潇洒不羁又圆滑成熟、似近又远的感官效果。随即于1950年创作而成的《翠绿森林》,是他逐步脱离具象绘画的重要指针作品,更是此时期稀有之大幅创作,而他也由此展开为中国现代美术史在二十世纪中叶与西方艺术冲撞、激荡、裂变、交融而新生的重要历程,更预示了他在1950年代中期以象征符号书写情感的甲骨文系列绘画。
1949年以前,赵无极的作品仍然不脱离具象绘画,全景式的构图安排说明赵无极仍受过去学习所束缚 (图1)。1935年他进入杭州艺专师事林风眠、吴大羽等第一代旅法华人画家时,业已受林风眠与吴大羽等人对西方艺术影响的洗礼,在此之前他们的绘画虽不脱具象形式,但中国书画自古以来所蕴含的舍形悦影绘画精神,已然深具抽象内涵,吴大羽作品已显露舍其貌而取其形的样式 (图2),与赵无极在1950年初期所创作之作品已是东方写意的抽象绘画。在创作《翠绿森林》作品时赵无极已逐渐熟稔西方艺术,并在深植于东方艺术的文化传统奠基上,带领亚洲艺术一步步地以西方创作语汇诠释东方精神,创造时代艺术。
「我从小就读诗,学写字的时候也学读诗,我感觉这两种表达方式是性质相同的。两者都在表达生命之气,画笔在画布上或手在纸上写字时的振动都是,两者都在显现 ─ 而不是直接呈现 ─ 宇宙隐藏的深意。」 ------- 赵无极
「夜」与「晨」的光影推移与宇宙和谐的追求
赵无极因亨利·米修对石版画的特别关注,回溯中国诗性与艺术的关系,开启了赵无极对宇宙和谐与诗性的追求。在《翠绿森林》中,赵无极刻意追求对于空间的深刻刻划以及时间的推展演进,为其在绘画生涯中逐步除去单一形体的个别意涵,以示意性符号作为创作的主要工具,探求宇宙隐藏的深意,也是预示他迈入抽象画作的重要作品。物体在他眼中成为穿透时空的透明符号在水天之间飘移,蕴含了艺术家体现宇宙万物和谐共存的世界观,形塑了一个超然物外的异想空间。而时辰的推衍是他在这张画中的时间刻痕,画面由左至右,由上到下展现日月移动的光影推移。能与之相互映衬的当推印象派画家莫内以抒情之笔捕捉印象中浮光掠影的《睡莲》(图3) 。印象派分析七彩颜色捕捉空气中的光线加诸在绘画之中,当画作完成之时即凝结画中的瞬间。赵无极则将画面以日与夜的安排带至观者眼前,这是他以西方理解的绘画方式描绘东方特质,重新拾起东方水墨在画作表达中一直以来所缺席的光影以及时间表现。挂落于左侧下方的月牙展现相对于右侧的低垂夜幕,而画面上方直飞右侧的飞鸟则是追求日晨的表现。整体画面布满穿透时空的透明符号,而由深幽走出的人物为赵无极用以代表对时间以及空间的计度。
「绘画意象」与「书写文字」的布局调和
除了流动的光影游移在空间之中,虚实相间的线条符号随着画面光影的变化或轻或重、或晦或明地飘移在水天之中,展现赵无极源自东方水墨线条美学加以融合西方抽象创作杂揉而成的美学符号。赵无极的父亲虽然身为银行家,但始终雅好传统书法与绘画,家中藏卷无数,赵无极也得以自小耳濡目染,在跟着祖父学习书法的过程中以写符号也画文字开启他后来滋养所成的绘画成就。在《翠绿森林》画面中,赵无极时常注意作品的布局调和,他交相运用颜色与线条的「虚」与「实」调和画面,这样的深刻创作技法与他自幼熟稔以计白当黑调和布局的书法有关 (图4),因而在点下画笔后本能地创作出蕴含东方韵味的自然美感。画面左侧上方以及中央并有造型简化交相互动的鸟形符号与四脚兽形符号,这样对符号的体会仍当源自于中国式的描绘。中国自古以来即有符号式的意象书写 (图5),以符号描绘文字,乃自文字俨然也可成为绘画的一部分,而最后符号成为绘画最佳诠释的精简造型。宋朝米芾的《春山瑞松》作品以简化的概念完整创作 (图6),而元朝赵孟俯的《鹊华秋色图》也以几近精简的表现方式创作(图7)。赵无极自幼即受到中国绘画的美感熏陶,自然得到启迪,虽然以油画呈现画作面貌,仍接受中国绘画的启迪方式而内省转化。当比较超现实主义绘画大师米罗在纽约现代博物馆藏的《宇宙的诞生》作品 (图8),即可看出西方绘画重视线性描绘,安排对象的排列与次序。而深根于赵无极运墨操笔的功力,则不自觉地展现画笔在线性描绘的轻重缓急之中。他以沧澜博古给予观者无限想象空间,整体作品以相对应安排节奏,在颜色布局的基础上安排虚实相应情节。光影由上方推移至右侧下方,飘移在水天之中的透明符号则注意使用虚笔以显沧澜之感,而相对于左侧群树所使用的实笔线条则显思幽博古之情。在刻意不强调色彩的对比下处理背景画面加诸非物质空间的描绘,显示赵无极仍以打破写实空间的处理方式回归中国传统绘画,另一方面,也显示赵无极正迈向抽象的路途。
《翠绿森林》整体画面以翡翠绿色为基调,犹如翠玉般温润之泽感,加以棕黄调合其中,是赵无极长期观察大自然,试图掌握水天氛围,水波艳潋,甚至是光的灵动,展现大自然中温度与湿度凝结的氲氤穿透感而来。同样出自于东方的彩墨绘画大师张大千所绘之「心象」泼墨山水 (图9),以流动性水墨辟开抽象山水,蕴含水气。张大千延续中国山水主题,企图由抽象画面开辟新局,而赵无极则在绘画中探索宇宙本质,于大自然里寻求空气中所蕴含的雾气氛围。二位来自东方绘画大师风格格局的改变暗示着预见东方艺术回归本位凌驾西方艺术的可能性,即使延用固有媒材抑或是使用西方媒材,寻求绘画根源的内在本质仍回归中国山水画本应注重人与自然的相互和谐,从而感应自然,互相感受。东方自远古时代即崇尚古朴翠玉之润泽,并将君子之谦和德耀与之相比拟。在赵无极极为少数之翠绿色画作中,此件作品彷佛在他的创作之中追寻思幽博古之情而回溯远古描绘温其如玉君子之谦和。而仔细观看画面中的细微描述,并可发现赵无极以微乎其为的朱红提点翠绿,仅布点于上方飞鸟之眼以及几处抽象符号的迭影中,说明赵无极到了巴黎之后,对于色彩的重新诠释,加上对大自然诗意之气氛调节,以稀红点绿,注意掌握细节经营画作全局的创作能力,再次标示着他将朝前卫风格前进,开创大局的艺术成就。
《翠绿森林》创作于1950年,创作当时并未遇见保罗·克利,画中以中国式特有的艺术诗性、东方文字绘画以及探究自然的中国哲理,步步回归自身中国绘画根源。1951年远赴瑞士为他的石版画筹备画展时,才在那里第一次遇见保罗·克利的作品。赵无极在《自画像》一书中描述看到保罗·克利绘画时的悸动,声称保罗·克利对中国绘画的了解和喜爱是明显的,于此坚定他在遇到保罗·克利之前即回归中国符号式绘画根源的道路,并由此开展他走向亚洲绘画大师的新局。《翠绿森林》是二次战后标志着东西方艺术搭起沟通桥梁的前页,是赵无极以东方思维即将跨入西方领域之大幅重要作品。画中突破多层绘画技巧,以油彩笔触臻至干湿参合的水墨意境描绘空间的轻盈,以低限色彩彷佛制造出光影让透明形体在空间飘浮,试图在画面上让面与面互相激荡,交织出安详、空寂、温暖以及蕴藏着深度的神秘之感,延续并预示他日后如《北风》(图10)、《向杜甫致敬》(图11) 等跨越东西方的抽象绘画大作。法国知名华裔文学家程抱一在赵无极于1981年受邀至巴黎大皇宫美术馆参展时在序言中曾经这样描述:「赵无极的艺术命运并非仅仅是个人的,它与数千年中国绘画艺术的发展演变密切相关。得益于其人的作品,这一根本的事实非但不曾削弱艺术家个人探索的价值,反而使之更具打动人心的力量。事实上,得益于其人的作品,中国绘画于其中滞留了超过一世纪的漫长期待似乎得以结束。于中西方之间早应发生的真正共生,第一次出现了,当评论家们忆起正在本世纪的中叶,艺术家从他遥远的国度来到巴黎定居这个决定性的时刻,称之为某种奇迹是对的。彷佛奇迹一般,他立刻找到了自己,并完全专注于创作中,其所表现及其所达的深度,至今仍让我们惊异。」 款识:无极ZAO (右下); ZAO WOU-KI (画背)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