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注册/登录_艺拍全球艺术品指数

Lot 25 1955年作 淹没的城市 油彩 画布

估   价 HKD 35,000,000-45,000,000 (折合人民币:35,000,000-45,000,000)
拍卖公司:佳士得香港
拍卖时间:2016-05-28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赵无极
分类: 油画及中国当代艺术--油画
创作年代:1955年作
尺寸: 80×116cm;
80×116公分(31 1/2 × 45 5/8 吋)
出处
2005年11月27日 佳士得香港 编号180
现藏者购自上述拍卖
此作品已登记在赵无极基金会之文献库,并将收录于梵思娃 · 马凯及扬 · 亨德根正筹备编纂的《赵无极作品编年集》(数据由赵无极基金会提供)
拍品序文
亚洲重要私人收藏
拍品说明
五十年代中期赵无极寻求个人风格新突破,并于1954年创作出首张非叙述性的油画《风》(图1),之后步入短暂的甲骨文时期,为其转型至全面抽象之重要过渡阶段。
摒弃具象 甲骨文符号
《淹没的城市》(Lot 25)作于1955年,属于赵无极甲骨文时期罕见的经典大幅之作。早在1953年,赵曾用石版印刷创作同一主题(图2),具象入图叙事明确,以群山树木、教堂房屋、及人物动物构成画面,可以看出早期受克利风格影响。
至1954-1955年,赵无极完全摒弃具象,转入抽象探索初期。此幅画在半透明的灰黑色背景中掺合着松石绿、普鲁士蓝、藤黄、亮橙、锌钛白等小区域色块,并以曲折短促的线条组成形似商周青铜器铭文符号(图3),如乐符般跳跃铺陈于深邃空间中,灵动排列,按图索骥可隐约寻得老城痕迹。层铺的油彩渲染出深邃空间及强烈视觉感染力,而错落有致的甲骨文符号则顺然间回复表面,进退伸拉构成巨大张力,如毕加索和勃拉克在分析立体主义时期通过引进字母莱强调绘画的平面性二维度的作法。
这些古老铭文符号承载着中华历史文明沧桑,如被淹没的老城,形失神在,蕴藉隽永。赵无极在采访中曾评论其艺术生涯这个节骨点,「我的画开始变得不能辨识,静物与花不再存在,我倾向于充满想象的、无法诠释的书写」。这种画风的转变缘自于画家将中国传统美学哲思与西方抽象主义相结合的突破性探索,同时受到其创作工具拓广的影响 ─ 从1953年起赵在饱满尖锐的小画笔外加入使用宽阔方正的画笔,便于创作出迅疾流畅而又不失沈厚的笔触。
文字入画 由燥而润 人书俱老
从历史层面来,赵无极的创新来源于其集中国绘画之大成并加以延伸发展。书写与绘画的结合既是中国画的一个传统也是一种创举。北宋著名书法家黄庭坚行书长卷《廉颇蔺相如列传》对诸多文字采用简化甚至蛮野原始的变形,通过对笔锋跌宕起伏及用绘画的布局安排文字的形式,打通书写文字与写意绘画的隔障,恣意表达思绪情愫,开创空间时间的多维世界。《淹没的城市》这幅作品在形式上看无疑综合了西方20世纪前半期艺术抽象浪潮及思想文学史的前卫思潮,然而在本质根基上则传承了中国绘画中「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这一独有概念,达到诗书画融汇贯通的最高境界。法兰西学院华裔院士程抱一曾一针见血的评价赵无极,「(他) 吸取了西方艺术的伟大之处…也发现了东方文化之精彩。」
以文字入画的概念及抽象表现语言在西方当代艺术家的创作中不乏,如弗朗茨·克莱恩五六十年代的黑白绘画受到日本书法的影响,并且用工业材料和工具加强画面的戏剧性;布里斯·马尔顿毕生致力极简艺术,其早期作品受到中国明代家具简洁轮廓的影响,80年代末90年代初痴迷东方书法及图像字符 (图4);赛·托姆布雷1966至1971年间的「黑板」系列在灰黑色背景上反复书写圈状线条,形成一种放恣的意识流,控制的失控,凸显铿锵有力的现代性。 同一时期,意象派诗歌运动重要领军人埃兹拉·庞德尝试引用东方的表意符号,并通过实验性的排版方式和字体设计,以探索语言的不稳定性,展现诗歌的视觉性,使诗的内涵与诗人的文思跃然纸面。
文字入画作为西方战后当代绘画和文学领域的创新方式,今日看来已不新奇,但赵无极领先同期美国及欧洲艺术家开辟此条道路,可见其思想造诣及艺术原创性的高度。相比前文提到的托姆布雷起始六O年代后期的「黑板」系列,赵无极的甲骨文系列要早将近十年;比起马尔顿后期图像字符系列提前近三十年;与克莱恩基本同期,但克莱恩专心致力同一方向,而赵无极在六O年代后即转入升华抒情抽象的全新阶段,并在随后的艺术生涯中不断创新,生生不息。
从根源上看,西方大师的文字入画趋于对形式的追求及对同时期哲学思想史的锲和,并为致力延续西方艺术中挑战具象、重新定义何为艺术何为非艺术这一发展主线。相比之下,赵无极站在东西方文化的双头巅峰,将其对不同文化的深层理解引入绘画,尤其对中国画中书画同源加以传承,从而将本土性变成世界性。赵无极在东西方艺术史的特别位置与意义在于,东方绘画本是没有纯抽象的,只有意识上及精神上有,赵将这种形而上的抽象随物赋形,表现内心的恢弘景观。
诗书画同源
《淹没的城市》整体画面以不同层次的灰黑色调为主,其间以斑驳陆离的亮色打通画面光点,铭文线条隐射老城的废墟遗骸;采用中国传统山水画中散点透视(图5) ,浓淡相宜虚实平衡,并借鉴西方绘画中对光影瞬息变化的表现技法(图6)。 从某程度上说,此幅作品是赵无极对其50年代初期迷茫摸索的诀别,他步入自成一家的抽象风格,淹没具象实体,涅盘升腾到新的境界。画面充满恢弘悲壮绝美的诗意,如艾略特在《荒原》中所描绘的境界「并无实体的城,在冬日破晓的黄雾下,一群人鱼贯地流过伦敦桥…漫漫长夜行将结束,永无终止又到了终点,当黑黝黝的鸽子喷吐着忽隐忽现的火舌,在地平线下掠飞归去以后,在硝烟升腾的三个地区之间,再没有别的声息只有枯叶像白铁皮一般,嘎嘎作响地扫过沥青路面…」
赵无极的作品中充分演绎诗书画同源的概念,将诗词及书法元素以强烈视觉性表现在画面中。 明代书画大家徐渭在谈论写意画中以书入画时曾言 (图7)「盖晋时顾、陆辈笔精,匀圆劲净,本古篆书家象形意,其后为张僧繇、阎立本,最后乃有吴道子、李伯时,即稍变,犹知宗之。迨草书盛行,乃始有写意画,又一变也。」这段引文充分阐述其中真谛 ,意指自古绘画演变即受书法发展之影响,而写意画的盛行更是被草书带动,徐渭流世作品便是对草书与大写意相辅相成的演绎。这种自古推崇的中国绘画最高境界被赵无极赋予当代形,再创作并加以时代精神。
在短暂却关键的甲骨文时期, 赵无极创造了为数不多现大多为博物馆收藏的作品,如1954年的《风》、 1955年的《我们俩》(图8)、1957年巨作《北风》(图9)及《我们俩》(图10),比起两年前,此时的甲骨文业已演变为粗犷的抽象笔触,画面整体颜色也趋于明亮透澈。 《淹没的城市》为赵五十年代 中期转型阶段不可多得的重要作品,为日后创作打下坚实基础。 款识:无极 ZAO 55 (右下);ZAO WOU-KI vieille ville 1955 (画背)
行情参考
  全球价格指数    2018.6       161     +310%
  20世纪早期价格指数    2018.6       187     +840%
  油画价格指数    2018.6       325     +210%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