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1423 临《急就章》并诸家题跋 册页 (十三开) 水墨纸本 

估   价 RMB 60,000,000-80,000,000
拍卖公司:中国嘉德
拍卖时间:2016-05-15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宋克
分类: 中国书画--书法
尺寸: 宋克38×7.5cm;37.9×44.8cm;37.8×43.5cm;尺寸不一,约36×45cm×13;
说 明:
(一)此作原为北京市文物公司旧藏。
(二)部分收藏者简介:
1.査莹(1743-?),字韫辉,号映山,査升孙。清藏书家,曾藏《式古堂书画汇考》。“依竹主人”为其藏印。
2.何绍基(1799-1873),字子贞,晚清诗人、画家、书法家。书法初学颜真卿,又融汉魏而自成一家,尤长草书。
3.刘溎年,字树君,号蜀生,顺天大城(今属河北)人。清咸丰十年(1860)进士,同治九年(1870)任惠州知府,重文教,作诗甚多。著有《三十二兰亭室诗存》。
4.卓孝复(1855-1930),字凌云,又字芝南,号巴园老人,又号毅斋。福建闽侯人。光绪二十一年(1895)进士。官刑部主事,杭州知府。
5.卓定谋(1884-1965),字君庸,福建闽侯人。日本高等商业学校毕业。出身诗文世家,尤善书法,精研章草。影印《自青榭丛刊》、《章草考》等,广收历代章草法帖,极力倡导复兴章草。曾在北平大学法学院、辅仁大学法学院执教,并任中国实业银行经理、全国农商银行讲习所教务长。后去台,曾任台湾第一届国大代表。

竞投本件拍品,需办理特别竞买号牌。 签 条:
1.郑孝胥(1860-1938)题:宋仲温急就章真迹。自青榭藏。孝胥。
2.陈宝琛(1848-1935)题:宋仲温书急就章墨迹。自青榭藏。戊辰(1928年)六月,宝琛署检。 钤印:陈宝琛印
3.罗复堪(1873-1954)题:宋仲温急就章真迹。自青榭藏。罗惇㬊署。 钤印:罗五、复
4.林志钧(1879-1960)题:宋仲温急就章真迹。自青榭藏。林志钧。 钤印:惟刚
5.卓孝复(1855-1930)题:宋仲温急就章墨迹。自青榭珍藏。孝复署。 钤印:芝南书画
后 页:
(一)卓定谋跋文四则:1.此本虽无署款,可断定为宋仲温真迹,且为仲温书中之最精者。实可宝也。戊辰(1928年)四月十日,定谋识。 钤印:君庸
2.仲温书见于世者,有杨政石刻补叶石林摹皇象《急就章》本、孙雪居旧藏《书谱》真迹、宋氏自藏兰亭叙各跋、文氏停云馆钟王二小传。又杂见他刻者,如陶诗归园田居一首、杜诗前出塞九首并赠张梦辰及某氏书札等。而《急就》补本精妙,则为诸刻之冠。此本视《急就》补本结构相同,而神采过之。又仲温好作真、行、章草、草书四种,尝自号为四体者。此本首书张怀瓘用笔十法,亦用四体,兹别为一册,俾各正其名称云。十一日君庸定谋书。 钤印:竹闲居士、君庸定谋
3.《式古堂书画汇考》载,仲温书有韩昌黎《杂说》、孔文举《论盛孝章书》、手录书法册《南宫生七言绝句诗帖》、《陶诗》并画山石卷子。各种今皆不得见,所见者除陶诗外,皆汇考及他书所不载。可知古之佳作善书不传于世者又不知凡几矣,得而传者亦有幸不幸耳。 钤印:自青榭
4.又按,《佩文斋书画谱》王世贞尔雅楼藏书中别有仲温《急就章》,此岂为弇州所藏本耶?抑别为一本耶?定谋再书。 钤印:君庸、卓氏定谋
(二)姚华题:此《急就章》,君庸与《张怀瓘用笔十法》同时得之,亦无署款。然以书论,益足证为宋仲温无疑也。宋元以来,为章草者,徐鼎臣、赵子昂皆有传刻(徐刻戏鸿堂、赵刻三希堂中)。仲温少晚,大抵用赵法而小变之,古朴虽视汉晋为逊,要其体势,犹存古法于什一,因知旧刻徐赵章草美溢于朴者,正亦同此。盖楮墨与古异制,笔势亦屡受诸体之变。固不必事事复古,惟变而不失古法,斯可谓善变者矣。仲温章草在近代确是中兴,其横翔捷出之致极耐寻味。得此墨笔,益进而求之,更参汉刻如武氏祠壁画榜,当更有一变,以补宋元人之所不足。余尝有此志而未成,君庸躭玩章草,因以所见附书之尾,惟博识审览焉。戊辰端阳后旬又五日莲花盦跋。姚华茫茫文风书。 钤印:姚华私印、老芒、印融余爪、残臂挥毫、恨古人不见吾狂耳、一不为少
(三)罗惇㬊题:戊辰春,君庸社兄携此册过余,属为审定。余开视未及半,即曰:此宋仲温书也,宜购而藏之。君庸亦谓然。遂与论值,中经曲折,展转月余,卒以贱价得之。君庸究心章草,而尤爱仲温书,得此岂不谓之因缘耶!顺德罗惇㬊题,时夏五月二十有四日,雨窗灯下。 钤印:老复丁、近溪宗人
(四)林志钧题:前年闻均子贤藏有宋仲温真迹一纸,借得约君庸同赏,相与叹羡。今春君庸获此卷,即持视余。初一展观,墨光扑人,视子贤所藏尤精绝。笑谓君庸,正以卷后不署款,待吾辈摸索,弥觉有味耳。仲温自谓右军笔意心虽稍知,笔下未至。余谓仲温用笔,转折处深得右军法,特书以劲利取势,遂觉浑朴虚厚之气较逊耳。然以视赵吴兴,时有冰寒于水之奇(若三希堂所刻赵书《急就篇》,则决非吴兴作也)。仲温墨迹得一二纸已足珍宝,况此卷多至六百十四字,所书又为《急就篇》前十章全文,取校杨政刻补本,又不尽雷同,合观尤足收异本对勘之益。暑中留寓斋三日,挥汗题后归之。戊辰七月十四日,闽县林志钧。 钤印:林志钧印
(五)余绍宋题:仲温书学全得力于《急就章》,平日临写之本必甚夥。此本当亦其随意临写之作,故未署款,然通体无一弱笔,无一懈笔,即此所见古人致力之精,岂胜叹服!君庸吾兄命题。甲戌(1934年)九月,余绍宋。 钤印:余绍宋
(六)梁启超题:比年朋辈中,颇有以兴复章草相淬厉者,宰平、越园、复堪皆勤勤有事焉。君庸愿力尤伟且挚,广搜善拓而不以自私,汲汲景印流布。有难读者,时复为之释文,思以沾溉艺林,光大斯学,甚盛也。章草盖中绝于晚唐,千年来稍振其绪者,元初惟赵子昂,明初则宋仲温。然子昂诸体微伤软美,仲温矩矱钟王,达以劲气,龙跳虎卧,仿佛遇之,可谓复古而能变豪杰之士也。顾年祀虽距今非远,而作品传世绝稀,求一佳拓已难若星凤,况墨迹多至六百余字邪!物聚所好,君庸无意中以贱值获兹瑰宝,信为厚幸。然此纸久尘霾故纸之堆,非经具眼拂拭而表襮之,几何不与鼠牙蠹腹同尽,抑不可谓非仲温之幸尔。或曰:既无署款,而诸君子遽同声归诸仲温,毋乃武断。答曰:此王武子所谓闇中摸索可得者。千年留作者只有此数,宗风学力丝毫不相假借。试问舍仲温外畴能为此?君庸并得《四体书论用笔十法》一纸,纸墨行款悉同此本,别装潢,勿俾杂厕,于是温公手墨乃有两册在人间也。戊辰中元,新会梁启超。 钤印:梁启超印、任公长寿
(七)罗振玉题:《急就篇》予平生所见易州传本第一章及西陲所出木简为最先。至前贤写本,于海东见弘法大师写本、寒斋旧藏丰人叔坊、詹东图景凤两写本。甲子秋,奉命审定内府旧藏,见赵文敏写本。诸本中木简用隶书,弘法大师本用草书外,其余诸本大率出于叶石林所橅皇象本,故点画、笔势多相同。松江郡庠石刻叶本中有夺佚,据宋仲温所书补之。此本亦出仲温手,计第一(按:此二字点去)自篇题讫第十凡十章,以诸本校之,间有异同。如第二章“京君明”,它本皆作“景君明”、“由广国”,叶本作“田广国”,它本均作“由”,与此本同。第五章又有“田沺儿”则作“由”者是也,“所不便”诸本均作“所不侵”,惟赵本作“便”,与此同。第七章“豹首落莽兔双落(点去)鹤”,仲温补书松江石本作“豹首落落”,它本皆不重“落”字,与此本同。第九章“稻黍秫稷麻稉”,松江补书本脱“稉”字,颜本、弘法大师本、宋太宗本“稉”作“秔”,颜注字或作“稉”,而王伯厚补注本引碑本、赵书本并作“稉”,与此同。第十章“裳帏不借为牧人”,补书石刻本作“尚韦不借为牧人”,此本“尚”作“裳”,与颜本、宋太宗本同。“韦”作“帏”,与宋太宗本同。“完坚耐事踰比伦”,补书石刻本作“愈比伦”,与王伯厚所引碑本同。此作“踰”,则与颜本及宋太宗本同也。此均足资校勘者。往岁亡友海宁王忠慤公尝校松江本为考异。时予所藏丰氏、詹氏二本正在海东,出以易米。而予得见此本则又在公完大节一年后,颇以不得据校为憾事也。戊辰七月,自青榭主人出此属题,爰书其后。至仲温书法之精妙,有识者皆能言之,不待予之喋喋矣。贞松翁罗振玉书于津沽嘉乐里侨居之四时嘉至轩。 钤印:罗振玉印、罗叔言
(八)周肇祥题:君庸酷好章草,一旦而获宋仲温两真迹,此作尤精练如珠光剑气,不可逼视。信夫,愿力之能感也,一物之微犹如是,况其大者、远者乎!戊辰中秋,绍兴周肇祥静远堂书。 钤印:退谷
鉴藏印:查莹之印、依竹主人、映山珍藏、子贞、溎年、三十二兰亭室主人、长宜子孙、俞氏珍藏、俞、麟生审定、西田居士、乐古堂印、抑翁、自青榭(二次)、康生、康生之章
行情参考
  中国书画价格指数    2016.12       294.27     +6.8%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