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1028 一九九九年作 足-2 双联作 油画画布

估   价 HKD 30,000,000-40,000,000 (折合人民币:25,477,181-33,969,575)
拍卖公司:苏富比香港
拍卖时间:2016-04-03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王怀庆
分类: 油画及中国当代艺术--油画
创作年代:一九九九年作
尺寸: 200×320cm;
来源
重要私人收藏
展览
北京,中国美术馆〈北京画院院展〉一九九九年
上海,上海美术馆〈第三届上海双年展〉二〇〇〇年十一月六日至二〇〇一年一月六日
西雅图,西雅图艺术博物馆〈走出故园-王怀庆艺术展〉二〇一〇年十一月十八日至二〇一一年四月十日,118至119页
相关资料
五千年的风度
王怀庆《足-2》
王怀庆曾经自言,他的创作源自深刻的历史感悟。这份扎根传统的艺术激情,亦成为他卓然于中国以至国际现当代艺坛的立足点。本季晚拍封面《足-2》(拍品编号1028)诞生于1999年,时值世纪之交,艺术家一方面满怀慷慨,总结着波澜壮阔的二十世纪中国历史;另一方面,他亦对新世纪翘首期盼,于是首度以视觉张力极强的红彩创作,建构博大无垠的半具象世界,以绘画探索时间和空间,显示从器入道、从物及人的思考,蔚为巅峰巨构。
2008年,美国艺术史学家、西雅图艺术博物馆长米米.盖茨(Mimi Gardner Gates,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继母)带领博物馆董事会拜访北京王怀庆画室,促成艺术家在2010年底于该馆举行的「走出故园」大型回顾展。此次展览采用特殊的双馆形式策展,作品分别展示于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及该馆旗下之亚洲艺术博物馆(Asian Art Museum),显示王氏作品不仅具备亚洲属性,亦是国际艺术语言;中国现当代艺术亦不仅源自西潮冲击,更富于深厚的传统渊源。此次展览中,艺术家与博物馆特意将《足-2》列为学术研讨会之重点,意在改变西方对中国现当代艺术只重「东-西」的横向比较,开启研究其「古-今」纵向传承的崭新格局,足见本作之非凡份量。
一方条桌,千古风云
《足-2》高2米、阔3.2米,属于王怀庆作品中最大尺幅之类别。九〇年代末,艺术家工作室不过约十五平方米,创作如此大型作品,是对其经验和触觉之挑战。《足-2》巨型银幕般的画面上,特写一张明式攒棂格牙花叶腿长条桌,其形象经过放大,气势巍峨壮阔,色泽朱赤瞩目,如具有呼吸脉搏之生命体,映入观众眼帘。王怀庆以家具为绘画主题,灵感始于对古代文物之兴趣,却不囿于文物本身,而是经过觉悟,升华至人文、社会、风俗、传统的联想与反省。
《足-2》的主题指向综合性的历史思考,尚可见诸一方方犹如拼贴的单色桌足:本作尺幅广大而细节精微,除了正中央的条桌之外,整个画面尚浮游着五十个长方框,内里呈现着四十六只单色桌足,加上长桌的四只,合共五十只,在芸芸王怀庆作品当中,亦仅此一幅作如此构图。这五十只桌足,造型与明式家具的「花叶足」相似,又似有摄取「三寸金莲」之形态,或干擦,或湿绘,各具不同形态,无一重复;并以无重状态悬浮于画面,素色桌足似是主桌红足之衍繁,暗示除了在此条桌以外,尚有许许多多的条桌,分别在过去、现在与未来发生各种事件,却又在此特殊的时空下交汇,构成错综复杂的关系。这些长条方块看起来言犹未尽,又是稍纵即逝的吉光片羽,象征着历史文明步步走来的足迹,亦是幸存至今的点滴遗存,俯仰今昔之意味不言而喻。
蕴藉其外,激越其中
在刚过去的2015年12月,王怀庆于日本神户兵库县立美术馆(Hyogo Prefectural Museum of Art, Kobe)举行大型个展「出山」,在开幕式上,馆长蓑丰(Yutaka Mino)评价王怀庆「如同持续严峻战斗的战士般,同时也相信他是个能让人于寂静中感受到其平稳温暖之心的温柔之人。」这番评价不仅适用于艺术家本人,亦道出其作品之特质。王氏作品予人优雅宁静的文人气质,内里却饱含言犹不尽的讯息,这些讯息既是艺术家过人的学问素养,亦是潜藏内心的澎湃情感,其不采取短兵相接式的表述,正是希望观众能来回咀嚼,反刍深思。自八〇年代起,王怀庆的作品一直秉持极简、含蓄、深邃的色彩运用,透过宣纸般的米白和焦墨般的玄黑主导画面,其于1999年创作的《足-2》却开始打破此一规律,艺术家大胆引入醒目的丹砂红点亮画面,成为九〇年代唯一使用红色的超大型作品。
王怀庆的红彩,似乎具有多重涵意,除了象征中国传统的喜庆欢乐-正如作品名字「足」呼应着「富足」、「丰足」「满足」的吉祥寓意;条桌上施以红色,亦呼应着传统漆艺中常见的「朱漆」,恰好是漆器家具之主要色彩;在现代语境里,红色亦具有刺激与提示意味。王怀庆以古典家具入画,很重要的原因是感慨中国在现代化过程中,优良传统之新陈代谢。其于《足-2》呈现红彩条桌,不无提醒观众珍惜国粹之意。
始于质感而终于哲学的玄妙空间
历史是时间与空间的交汇,纵向发展的时间,和横向发展的空间,即是中国哲学中宇宙论的终极思考。正如《文子.自然》曰:「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王怀庆试图在绘画中讨论时间和空间,亦即讨论中国哲学的终极问题,此乃极大气魄的尝试:王怀庆的半具象绘画,灵感始于八〇年代游历江南民居,从老旧风光的岁月痕迹中发现历史,继而上溯抽象的时间和空间,自此开始抛弃熟练的写实技巧,逐步开垦出自己朴拙灵慧、神行无止的半具象世界。《足-2》诞生之时,王怀庆已经创作了家具系列十多年,其语境已经从「见山是山」、透过古典家具格古怀旧,上溯至「见山不是山」的形而上思辩:本作最瞩目的固然是正中的朱漆条桌,然而更加耐人寻味的,是画面整个背景,其层次丰富,构成虚幻而有深度的空间,即使忽略条桌和数十只单色桌足,此幅背景本身亦是一幅精彩的抽象构图。若上溯王氏的创作历程,即能推测如此斑驳沧桑的质感,源自古老墙壁的岁月磨洗,而当经过艺术提炼之后,现实之景即成抽象之美;特别是本作背景中间一道巨大的蚀痕,如烟熏、如焦灼、如磨蚀、如蛀啮、如屋漏痕,仿佛有一股强大的无形之力,要将这虚幻缥缈的时空牵扯捣破。如此玄妙空间,蕴含森罗万象的起伏思潮,条桌置于其中,有如腾云驾雾,即脱离于现实世界,而成为一种理想化的文化象征; 2007年的《威尼斯》(双联作)进一步发挥背景的威力,其水中木桩布延续了榫卯结构的严谨布局,其激越情感则透过背景的缭绕云雾,在夜幕中酣畅挥洒,可见彼承先启后之关系。
宋明文气与后现代主义
米米.盖茨卸任西雅图艺术博物馆馆长之后,继任者考维特(Derrick R. Cart Wright)赞扬王怀庆「名列杰出中国在世艺术家之前茅 」,认为他「坚实地定位在中国历史传承中,与此同时准确无误的以视觉方式表达出当代审美意识。」 若对应《足-2》,王怀庆「中国历史传承」与「当代审美意识」的特征将更为清晰。王怀庆对于中国宋明文化尤其钟爱,取其文质彬彬,可视为「中国历史传承」之重心;其翻古变新之处,则是善用解构主义,将古典器物拆解、压平,然后重组成为抽象或半抽象构图,有别于法式抒情抽象或美式抽象表现主义,这种深具后现代主义特色的创作方法,可视为「当代审美意识」之体现。中国抽象画家多从国画山水攫取灵感,取其天人合一之感悟;王怀庆却另辟蹊径,在古典器物中开采意象,可谓别开生面。若以具象元素而论,《足-2》可视为静物作品,却因为被艺术家赋予生命力,隐隐然有拟人色彩,亦可视为肖像;若论艺术家欲透过本作所抒发的历史情怀,则隐含强大的戏剧张力,犹如隐去人物角色的叙事场境;当然,若从抽象元素观之,本作更是一幅从古典家具提炼而成的构图。相较早期的家具作品,《足-2》的诠释空间更为丰富多元,显示艺术家益发深邃的思维与创造力。 款识:王怀庆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