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3007 清乾隆 乾隆帝写生「苍质滋华」 「浮筠漱润」松竹图嵌仿古玉册 (一对)

估   价 HKD 15,000,000-20,000,000 (折合人民币:12,738,591-16,984,788)
拍卖公司:苏富比香港
拍卖时间:2016-04-06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分类: 瓷玉杂项--玉石器
创作年代:清乾隆
尺寸: 玦 9.1 及 8.9cm;册 13cm;盒 16cm;
「苍质滋华」册
题字:俯流泉
钤印:朗润、掬水月在手
「浮筠漱润」册
题字:倚文石
钤印:比德、爱竹学心虚
游戏还寄千古心-乾隆帝写生松竹对册
故宫博物院书画部 杨丹霞
乾隆皇帝弘历向以寿逾耄耋傲视中国历代帝王,更以其对书画、器物鉴赏的博雅比肩北宋徽宗,遂有《钦定秘殿珠林石渠宝笈》诸编流布后世,成为官方著录庋藏书画、碑拓珍品的典则与集大成者,究其原因,无外乎乾隆本人对于书画一道持久而痴迷的态度使然。以客观的角度,不要说和那些开宗立派的文人巨匠或以画为生的画师相比,就是和同为「票友」的宋徽宗、明宣宗比,在书画创作的技法层面,乾隆也算不上一个「能」人,但他在政务之余,对书画投入的热情之大、精力之多、时间之久,特别是他数十年不懈地将书画的鉴赏、考订、收藏、创作完美地结合为一体,使之构成了其生活的艺术最为重要的内容与形式,并主导和引领了清代中期近百年宫廷艺术创作、审美的风尚,却是前代任何雅好书画的帝王所无可企及的。
乾隆的书法、绘画仅以现存者计就多达数万件,其规模不但远超历代任何一位书画大家,更是超越了他本人令世人咂舌的四万余「御制诗」的数量。可是这些作品,除了因赏赐出宫、1860年英法联军和1900年八国联军的抢掠、末代皇帝溥仪的监守自盗而造成的部分散佚之外,绝大多数仍收贮于故宫博物院,无论是自即位到去世前的御制诗文草稿,装饰宫廷苑囿的匾额、对联、贴落,还是献寿皇父圣母的条屏、折扇,抑或是临仿古近先贤的诗笺、画册。近年来所见外间流传且可信为其手笔者,却只占存世总数中很小的比例。
故宫博物院现存乾隆绘画1500余件,以卷册居多。这些画作的题材多源于他对自藏古代名迹的临仿。虽然他自称这些创作,不过是「几暇怡情」的翰墨游戏,但从其款题可以看出,他对古人下了很大功夫。他临习最多、用功尤深的画家首推赵孟俯、倪瓒,其中临仿倪瓒山水、树石、竹石题材并自具创作纪年的绘画就有数十件,如临仿四次的倪瓒《狮子林图卷》、《树石画谱册》以及仿倪瓒的《江岸望山图》、《山水小景》等,除了少部分亦步亦趋地对临外,仿学倪氏构图、笔意占了多数。这种仿学的创作形式,不仅是乾隆崇尚的「法祖」思想的集中体现:顺治、康熙及其皇父雍正,皆沿此路径贯穿了他们书画师承、创作的始终,也体现了明末以降董其昌摹古思想主导画坛,清帝亦概莫能外的时代特色。
袖珍册,是乾隆绘画最多见的形式,其中以《写生四种》数量最伙。那些他百画不厌的松竹梅石或松竹梅兰,虽每每不言师法某派、某家,但从其构图、笔墨看,则显见参仿赵孟俯、倪瓒、沈周、文征明等元、明前贤笔意居多。近所见其写生苍松流泉、幽竹文石图对册,即属仿元人一路。
此松、竹二图均作于南宋藏经纸本上,对开镶嵌仿古玉件各一,分装两册。每册画心纵11.8公分,横9.9公分。
一绘苍松奇曲,针叶疎朗,松下泉流潺湲,轻霭浮动。画法结合元.王蒙与明.项圣谟风格,松树枝干自右下旁出,如虬龙下探幽壑。用笔多中锋,行笔舒缓从容,笔致圆润,树干绘鳞片并留白以突出老松苍浑朴茂的质感。松下溪流、坡渚以淡墨渲染、勾写,颇具深谷凝寒,泉声咽涩的意境,体现了乾隆承传项氏师法宋元传统,「用笔不落偏锋,位置亦都谨细」的特色。这类构图及画法,多见于故宫所藏《写生四友》册,其数不下二十余本,即坊间可见流传者,也有用于宫廷苑囿装饰之御笔大幅「贴落」,如作于1772年《岁寒三益图》、作于1755年《盘龙松图》(分别于2007年、2010年秋见于中国嘉德拍卖)等图中松树均与对册中此松同一风格,唯此松画法尚存其早年面目。
一绘文石峭立,苍苔古润,数竿幽篁带雨,坡草丛生。竹石、苔草画法全师倪瓒晚年风貌,从《石渠宝笈初编》著录的倪瓒作于72岁的《秋树筠石》(台北故宫藏)、74岁画《古木幽篁图轴》(故宫博物院藏)作品上,无论是竹丛的攒聚布局,还是枝叶的点画穿插,便能找到乾隆此图竹子画法的渊源所自。而图中湖石的造型、皴染则直接脱胎于倪瓒《秋亭嘉树图》、《梧竹秀石图》(均故宫博物院藏。前者《石渠宝笈初编》著录;后者见图一,曾经乾隆鉴藏,未入《石渠宝笈》著录。)等图中的坡石或湖石、苔点的画法(图二)。当然,与倪瓒相比,乾隆的手笔如竹竿的画法更稚拙罢了。
乾隆仿倪瓒构图与笔墨的作品不在少数,如1747年《凌寒清景图册》(现藏故宫博物院,《石渠宝笈三编》著录)中竹石的画法几乎就是此对册中竹石图式、笔墨的放大版。乾隆仿倪作品亦曾零星见于市场中,如作于1754年的《仿倪瓒树石图轴》(2014春北京保利拍卖)、作于1770年的《临倪瓒画谱六帧册》(2014年秋香港苏富比拍卖),这些作品不仅显示了他数十年研习倪瓒山水、竹石题材的成果,也最能代表他的绘画水平,实为不可多得。
与传世书法有大量巨幛、匾额不同,乾隆对古人绘画的临习多为小卷、小册的形式,并散见于其各时期的御笔绘画中,可以说,小幅临古作品构成了传世其绘画作品的主体。其中原因有二:一,他的画作大多使用珍贵纸张或古纸,如藏经纸、玉版笺、侧理纸等,这些纸尺幅本就不大;二,小幅作品不仅随时随地可以创作,对于政务繁忙的乾隆而言,毫无创作的压力。而且小画易于藏拙,以掩盖在技法上的欠缺和不足。相对于某些乾隆御笔题款又尺幅巨大、构图繁复的山水人物作品,如由词臣或宫廷画师代笔的成分较多的《盘山图轴》、《昔昔盐诗意册》、《诗经图册》(均藏故宫博物院)等,令多数收藏家欣慰的是,现存的小幅作品中亲笔画居多。而且,往往是乾隆本人在案头、几边摆放的小卷册,书桌边的小挂轴,才是他自以为比较得意的作品。
除此之外,乾隆的鉴赏能力与文学艺术方面的自信,使得他更注重书画作品风格、装潢以及审美形式的统一性,在这套对册中也有反映:
一、题句内容、书法风貌与绘画的契合
因尺幅所限,乾隆在每开画上只题写了三个字,画松题「俯流泉」,画竹题「倚文石」, 其词句紧扣主题,对仗严整,有点睛之妙。题字书法则体现了他的小楷受康熙、雍正影响,取法「二王」的特色。最初从王羲之《乐毅论》入手,以乐善堂所藏涿拓《快雪堂帖》为范本,继则王献之《玉版十三行》、赵孟俯《闲邪公传》等。其中他对被世人奉为「小楷极则」的《玉版十三行》用功最深,一生临摹不辍,见于《石渠宝笈》各编著录者,就有1746年《临玉版十三行册》、1749年《书临玉版十三行并洛神赋图册》、《书临王献之十三行册》……等等,其余随手临写未入著录者更不在少数。通过长年的勤奋临写,乾隆的小楷书终于达到了结字形肖,运笔娴熟的程度。此二图中题字,结体宽绰舒展,笔划腴秀挺拨,是其乾隆九年至十五年间小楷书的典型面貌,成为我们判断此对册创作时代的重要依据。
二、印文选择与绘画内容的契合
对册中画松图题字下钤「朗润」(见《清代帝后玺印谱》乾隆卷二,页91)、画幅对角钤「掬水月在手」 (见《清代帝后玺印谱》乾隆卷三,页267)。画竹图题字下钤「比德」(见《清代帝后玺印谱》乾隆卷二,页91)、画幅对角钤「爱竹学心虚」(注:见《清代帝后玺印谱》乾隆卷三,页266)。
「比德」与「朗润」是乾隆绘画中成对使用较多的闲章,且同属于一套乾隆文房组印。「朗润」印之所以被乾隆反复用在画松题材,是因印文源于唐太宗颂扬玄奘的《圣教序》:「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比德」印文源于孔子《礼记聘义》中「君子比德如玉」。况且,朗润、比德二印文,不但与画中松、竹所蕴含的高洁品德暗合,也正与对开两件玉器应和。
对角上二白文长方印同属于一套组印,印文句分别采自唐代白居易、于史良诗,是乾隆画松、竹题材上使用最频繁的诗句印,它们起到了突出绘画的文学性,拓展「弦外之音」的作用。这四印均围绕画题选用,不仅起到了生发、互补的功能,醒目的印色,也在很大程度上使画面更具观赏性。
三、作品装潢的乾隆特色
此对册装潢为典型乾隆朝册页形式,光滑平整的紫檀夹板上,竖行阴刻填金「苍质滋华」(松)、「浮筠漱润」(竹)各四字,其词句则为阐发册内画意,隶书风格类似乾隆朝文学侍从、书画家董邦达面貌。
二册装裱形式统一,均为蝴蝶式,以浅湖色耿绢四边镶裱。对开则以数十层纸粘合在紫檀夹板上,按玉器形状挖嵌,高下处皆覆以同色耿绢,并在四周及玉器中空处用细笔金线描绘龙、干卦等图案。画竹裱褙用清仿宣德笺纸,保留了乾隆原装,册页正反边缘均有窄条染色皮纸包边。画松图褙纸曾经旧修,改为棉连纸,褙纸上染色包边不存,此图褙纸边缘有黄签墨书「一百八十六」字样,应为清廷原有编号。这种黄号签,亦常见于清宫旧藏书画卷轴包首或册页上。
故宫旧藏的乾隆御笔绘画中,作品的装潢与玉器紧密结合的形式基本有两种,一种是大量以玉件作为书画作品的装饰配件,如折扇、宫扇上的玉片、玉管、玉坠等,另外则是御笔书画外包装上的镶嵌物,如紫檀、黄杨材质的木盒上的嵌件等,它们主要是起到美化、点缀的作用;另一种则是与此组对册相同的一画配一玉合裱成册的形式,玉器多为玉璧,余有玉环、玉璜等。但这类组合册存世量很少,现存故宫的也就《万绪就理册》(图三)等几件。
乾隆喜爱组合作品由来已久,早在潜邸时期就曾延请著名画家、诗人、官僚书画数十位为其创作《绘事罗珍》书画合册,每册书、画各12开,计十六大册,装潢也极尽精美,后被著录进《石渠宝笈初编》。他在位期间,更是不断地制作满足其好尚奇巧的集锦书画对册或合册,并逐步发展为书画装潢与仿古玉器、珐琅、雕漆、镶嵌等工艺结合的组合形式,两岸故宫现存的十几件成扇或几十件卷、册、袖珍轴书画作品,被精密地设计在一个雕漆或紫檀雕刻的提梁盒中,则是这种组合的集大成形式。
俗语云,收藏是成年人的玩具。成为一个书画家或鉴赏家,并非乾隆皇帝的终极目标。在看似不经意的游戏玩赏中,乾隆希望自己不仅是庞大帝国的统治者,而要作为一个以儒家道统为中心的开明、儒雅、博学的人君,为后世所景仰。相对于中原传统文化艺术,特别是江南文人自宋元以降构筑起的书画评判体系,他决心要以一个集大成者的身份,通过对古代书画的临仿及对其他艺术品的广泛研究,使自己获得高于一般文人士大夫的解读、评述传统的权威性。并通过自己的文学和书画作品传之后世,以期千古。这,才是小游戏里隐藏的大图谋。
乙未季冬下澣于北京简庐。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