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101 明宣德 青花魚藻紋十棱菱口大盌

估   价 咨询价
拍卖公司:苏富比香港
拍卖时间:2017-04-05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分类: 瓷玉杂项--陶瓷器
尺寸: 23 公分,9 英寸;
明宣德 青花魚藻紋十棱菱口大盌 《大明宣德年製》款 宣窰大盌,陶冶之巔,妙作十瓣花式,猶若荷葉半綻未放,捧於掌間,剛中帶柔,撫之如脂,愛不釋手。外壁起伏延綿,神繪游魚四尾,兩兩相對,嬉泳水藻池蓮之間,寄清白廉潔之德。白瓷為紙,青料作墨,妙筆揮毫,線條清勁流暢,栩栩如生,疏密得當,濃淡相宜。盌內團心再添美魚成雙,布局緊湊,卻讓裏壁巧留空,炫耀雪白靛藍之異,突顯棱邊曲線之雅,誠匠心獨運也。澀足隨形作花式,內署青花六字雙圈款。宣德重器,傳世孤品,獨一無二,殊為珍稀。 23 公分,9 英寸 相關資料 展覽 《中國明清美術展目錄》,東京國立博物館,東京,1963年,編號290 《新館完成.記念特別展覧会図版目録》,京都國立博物館,京都,1966年,編號287 《名鉢展》,大阪,1971年,編號10 《東洋の染付陶磁展》,三越百貨,東京,1977年,編號34 《明清の美術》,大阪市立美術館,大阪,1980年,編號1-26 出版 藤岡了一,《陶磁大系》,卷42:明の染付,東京,1975年,彩圖版17 佐藤雅彦,《中国陶磁史》,東京,1978年,頁182,圖224 佐藤雅彦,《中国陶磁史》,紐約及東京,1981年,頁164,圖237 御池魚之樂 康蕊君 宣窰青花魚藻紋大盌,深壁外撇,繪飾卓絕悅目,柔光溫藹,淪肌浹髓,讓人不禁傾心。無論紋樣、畫工、器形、尺寸,舉世無能出其右者,傳世繪相同魚藻紋之宣德盌,只有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兩例可資比較,然尺寸皆較小。魚藻紋雖屬常見中國瓷器飾樣,但如此妙作花口之盌,起伏之間,互映交輝,彷彿水光瀲灩,添繪游魚栩栩如生,誠陶冶神品。 北宋末年,宮廷畫師劉寀擅畫魚,或因此造就宋代以降繪魚藻圖之風,自此以魚為題之水墨作品,即使未必俯拾皆是,卻為人所識。當中傳為劉寀筆下者,又以聖路易斯藝術博物館藏《落花遊魚圖》最負盛名(97:1926)。魚居水中,不便微察細觀,因此畫魚又較其他禽鳥寫生更艱。憑空想像卻能捕捉箇中神髓,畫得游魚自得,難能可貴。 道家經典《莊子》中,有載莊周(公元前約369-約286年)與儒者惠子就「魚之樂」的機智對辯,膾炙人口。莊子見魚悠游水中,稱魚之樂,惠子反問「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反覆答辯後,以莊子智答「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作結。 此後「魚之樂」一詞,成為無拘逍遙的象徵,長久以來對中國文人而言,別具意涵,既是仕宦遙不可及的幻夢,也是隱士看破世塵的人生。儘管宣宗並沒以道學自居,明初道學盛行,藩王崇道,惹來非議,朝臣數度奏疏,求禁道觀興造(Richard G. Wang,《The Ming Prince and Daoism. Institutional Patronage of an Elite》,牛津,2012年)。 擱下道學奧義,只觀此盌之美,也足矣。神繪豐魚四尾,暢泳水藻池蓮之間,悠然自得,投入細賞,彷彿置身其中,可感其安、知其樂。四魚兩兩相對,一面畫鯉,一面繪鱖,各迎一魴,品種稍異。如此盌上所繪,魴魚成年後頭上多有隆起肉瘤。此四魚種,自古為中國羹食,鯉、鱖較多見於瓷器紋飾,繪魴魚者卻罕。芙蓉綻放、蓓蕾羞含、蓮房盈積、枝葉延展,或開或合,或嫰或枯,聚蓄成叢,三大兩小,並綴曲藻纖長、浮萍繾綣、落紅寥寂,間飾游魚之中,意雅趣真。落花,或暗與宋代魚樂相呼應。劉寀筆下,花壓枝頭,游魚嬉逐落紅朵朵。此盌深壁菱口,巧作十棱,峰嶺流麗利落,器足隨形起伏,猶如柔波微浪,生意更是盎然。 藝匠絕技巧工,擅用鈷青濃淡分五色,層次豐富多變。靛藍畫骨,淺青敷色,盡寫游魚妍姿。至於蓮葉,則以針剔鈷藍,露纖白脈絡,大葉曲沿上更綴苔點,巧匠或蓄意增其窰燒黑疵,營造盛極將枯、夏盡臨秋之勢。 明宣宗朱瞻基,力興藝文,擅於繪事,御筆所畫設色水墨《蓮蒲松蔭圖》,描寫梗莖立鳥,蓮塘寛葉,其曲沿點苔,榮中帶枯,與此盌所繪異曲同工,詳見柯律格及 Jessica Harrison-Hall 編,《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大英博物館,倫敦,2014年,頁177,圖154。 有元一朝,荷塘紋飾已甚盛行,為景德鎮窰匠所用,當中尤以青花大罐最是出色,例見大阪東洋陶磁美術館安宅舊藏青花魚藻紋罐,載於《東洋陶磁の展開》,東洋陶磁美術館,大阪,1999年,編號33。此盌藝匠似乎直接從元代青花魚藻紋雛本取得啟發,此舉於宣德青花上極為罕見。盌上四魚,論品種,與紐約布魯克林藝術博物館藏罐或2002年展於倫敦埃斯卡納齊古董行之罐所繪全然相同。而此盌上蓮葉曲沿點苔,也是早現於元,例見一著名元代青花荷塘鴛鴦罐,原屬 Oscar C. Raphael 雅蓄,現為劍橋費茲威廉博物館所藏。上述兩青花魚藻紋罐,則分別錄於《Chinese Art under the Mongols. The Yüan Dynasty (1279-1368)》,克利夫蘭美術館,克里夫蘭,1968年,編號155,以及《Two Rare Chinese Porcelain Fish Jars of the 14th and 16th Centuries》,埃斯卡納齊古董行,倫敦,2002年,編號1,後書更將之與大阪、紐約所藏魚藻紋罐三器並排刊錄,又比對水墨魚藻圖,其中一畫正是劉寀的《落花遊魚圖》,文中康蕊君與王嘉慧就魚池之飾有進一步的討論。劍橋費茲威廉博物館所藏青花蓮塘鴛鴦罐,圖則可見於 Margaret Medley,《Yüan Porcelain and Stoneware》,倫敦,1974年,彩圖C。 據藏品清單,台北故宮博物院貯兩件器形、紋飾與此相同之宣德青花魚藻紋盌,當中或只其一曾出版於錄,比例上較本器淺,且盌徑更小(18.4公分),收錄於該院展覽《明代宣德官窰菁華特展圖錄》,台北,1998年,編號140,藏品清單則可參見《故宮瓷器錄》,台北,1961-6年,第二輯:明(乙),頁124。然公私收藏中,未見有與本品紋飾、造型、尺寸全然相配之器。 據景德鎮珠山遺址發堀所得,可悉明代御窰廠曾試燒尺寸更小之菱口盌,例見棄置於廢品堆中的青花魚藻紋多棱金鐘盌殘件(15公分),復修後於《景德鎮出土明宣德官窰瓷器》展出,鴻禧美術館,台北,1998年,編號103-2,其器小壁深,同繪相類蓮池游魚,該展並收錄一件青花魚藻紋圓口金鐘盌殘器(15.8公分),編號103-1。 出現拍場上之宣德青花盌,僅見一件,同作十棱,外飾小團龍十組,足上又綴一圈蓮瓣,圖見《香港蘇富比二十年》,香港,1993年,圖版60,曾售於香港蘇富比1973年11月16日,編號135(圖四)。二者器形雖同,韻致卻異。龍紋盌上棱線,讓團龍更顯嚴謹規整,與魚藻紋盌以曲沿起伏展現濃墨淡染的魚樂妙趣,迥然有別。 有四件宣德帶款葵花式洗及數件圓盤,也飾有類似魚藻紋,圖案卻稍經簡化,且器壁較淺,未能盡現魚藻清逸妙雅,難及此盌所繪之出神入化。葵花式洗口沿凹凸起伏,與此盌類近,同溢雅韻。其中一件宣德青花魚藻紋洗,圖載於康蕊君,《玫茵堂藏中國陶瓷》,倫敦,1994-2010年,卷4,編號1653,後售於香港蘇富比2011年4月7日,編號54,圖錄並提及另外三洗,列其文獻資料。青花魚藻紋盤,則有收錄於台北故宮博物院1998年展覽之例,前述出處,編號180,同書並載一青花蓮池紋盤,卻欠游魚,編號179。景德鎮窰廢品堆中也有魚藻紋洗及盤之殘片出土,見1998年鴻禧美術館展覽,前述出處,編號19-2及86-2。 此魚藻紋,宣德以後續有仿畫,入清以後或也有延用。台北故宮博物院藏一青花魚藻紋葵花式淺盌,收錄於該院展覽《福壽康寧:吉祥圖案瓷器特展圖錄》,台北,1995年,編號72。該院還有一大盌,器形、紋飾與此相近,落宣德年款,在1960年代清單《故宮瓷器錄》中列為宣德窰器,前述出處,頁124,但後收入展覽圖錄《明宣德瓷器特展目錄》,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1980年,編號28,圖錄改稱其為後仿之品,似為清朝仿製。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