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3206 明永乐 铜鎏金大威德金刚

估   价 HKD 50,000,000-70,000,000 (折合人民币:43,175,014-60,445,019)
拍卖公司:保利香港
拍卖时间:2017-10-02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分类: 瓷玉杂项--佛像唐卡等
创作年代:明永乐
尺寸: 高20cm;约0.00平尺
著录
1.Heather Karmay,Early-Tibetan Art,Warminster,1975,p.91,pl.62
2.John Herbert,Christie’s Review of the Season 1978,Macmillan,New York
3.Ulrich von Schroeder,Indo-Tibetan Bronzes,Hong Kong,1981,p.518,pl.145C
4.David Weldon,’The Perfect Image:The Speelman Collection of Yongle and Xuande Buddhist Icons’,Arts of Asia,1996,pp.64-73
5.Defining Yongle:Imperial Art in Early Fifteenth-Century China,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New York,2005,pp.72-73款识:「大明永乐年施」
来源
1.佳士得伦敦,1977年11月16日,编号69
2.英国重要藏家Speelman旧藏
3.香港苏富比,2006年10月7日,编号812

展览
Defining Yongle:Imperial Art in Early Fifteenth-Century China,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New york,April to July 2005,Catalogue no.26

本尊造像之富丽精美,可谓带有永乐款铭文之鎏金造像之翘楚。现存金铜立像中,迄今无可与之相较之独身大威德金刚参考例,唯一可以相较之作品,当属西藏博物馆所藏一件明永乐铜鎏金大威德金刚坛城。坛城高82cm,被设计成可开合的莲花,八瓣莲花内壁和外壁分别铸有高浮雕和浅浮雕造像。莲花下的缠枝花中又衬托出四尊圆雕供养菩萨,花瓣合拢后上盖一华盖,铜鎏金大威德金刚即隐入其中。全器构思巧妙,技艺精湛绝伦。坛城中间的铜鎏金大威德金刚与本尊明永乐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型相同,是本件作品的缩小版,两者相较,一大一小,皆极为华丽。而这两尊造像全身鎏金的质感和光泽,完全将大威德金刚本尊的智慧、勇猛、精进、威力无比的法相呈现,是西藏鎏金工艺的历代同类佛像之佼佼者,见Ulrich von Schroeder著《西藏佛教造像·卷二》,2001年,第1264-5页,图版第350。

较本件更早期之御制大威德金刚主题藏传佛教作品,可参考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所藏一幅元代大威德金刚缂丝唐卡,整幅作品以上等材质在北京或杭州织造,主体人物呈现浓郁的西藏风格,其尺幅之大与华美程度令人叹为观止。唐卡所描绘的大威德金刚独身立于平面坛城正中,其造型姿态与工艺复杂程度与本件不相伯仲,可窥得本件鎏金立像在造型上的渊源与传承。除此之外,已知另有两幅明早期大威德金刚刺绣唐卡,一幅为西藏拉萨大昭寺所藏,明代「杰吉」(大威德金刚)刺绣唐卡,上绣「大明永乐年施」六字题款。此件明永乐御制大威德唐卡保存极为完美,平面且准确还原了本尊明永乐铜鎏金大威德的造型和线条。另一幅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画面以大威德金刚为中心,相较于大昭寺所藏例,构图更加繁密细致,色泽富丽,深具皇室风范,其虽未有明确纪年,然画面右上角所绣上师像,应为明初藏传佛教格鲁派上师释迦也失(1354-1439),他曾于永乐十二年(1414年)应明成祖之诏,代宗喀巴入朝,永乐十三年(1415年)四月,受明成祖敕封「妙觉圆通慧慈普应辅国显教灌顶弘善西天佛子大国师」封号,并获封诰印鉴和金边黑色僧帽。此幅唐卡或为明成祖为封赏释迦也失所作,其华美程度与本件作品互为映衬,相得益彰。

本尊明永乐宫廷御制铜鎏金大威德金刚造像,早年出现于佳士得伦敦1977年11月16日拍卖会,编号第69,并有众多出版与著录,包括Heather Karmay著《早期西藏艺术》,英国沃明斯特,1975年,页91,图版第62;Ulrich von Schroeder著《印度和西藏的铜像》,1981年,页518,图版第145C;David Weldon所著专论《至美之像:Speelman藏永乐宣德佛教造像》,亚洲艺术,1996年,页64-73。另外,本拍品曾于2005年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特展中展出,著录于屈志仁与Denise Patry Leidy著,《定义永乐——十五世纪早期中国宫廷艺术》,纽约,2005年,页72,图版第26。

大威德金刚是藏传佛教无上瑜伽续部的重要本尊之一,被认为是文殊菩萨的忿怒相化身,备受藏传佛教各派和信徒的信奉,尤其是被格鲁派尊为该派三大本尊之一加以供奉,其地位非同一般。在藏传佛教中,大威德金刚被称之为「vjigs byed」,原为「作怖」、「能怖」之意,即以威猛凶暴的姿势慑伏一切魔障。历史上,汉文尚有大威德、威罗瓦、作怖金刚、能怖金刚等不同译法。

按藏传佛教经典和现存造像来看,大威德金刚造型众多,既有一面二臂的单尊造型、也有多面多臂多足的繁复造型。目前存世较为常见的多为主尊九面、三十四臂、十六足且怀抱明妃的形象,而本尊造像却为罕见的未抱明妃,单尊出现的独雄形象。
本尊怖畏九头,代表九种镇压阎王的契经。三目,意为千里眼,无所不见。居中牛头,表阎罗王,长两水牛角,表示两真二谛;右三头,象争着愤怒、权势、安静三德能;左三头,表示清净、死亡、愤怒;居中再上为红头,象征是吃人夜叉,名“参怖”;最高一头为黄色,呈现文殊本像,象征着慈善和平。除最上的菩萨面头戴珠宝花冠外,其余八面都戴五骷髅冠(护法装)。水牛脸和两个牛角,代表幻身与明光的教法,这是密续教法的精髓。九面代表佛陀的九类教法。
三十四臂,各手均持有法器,主臂胸前各持钺刀和颅碗,其余各手呈扇形伸向身体两侧;右手由上而下分别持:高扬、白筒、杵、勾刀、标枪、月斧、剑、箭、勾刀、棒、人骨杖、法轮、金刚杵、椎、匕首、手鼓;左手自上而下分别持:象皮、天王头、藤牌、鲜左腿、长绳、弓、人肠、铃、鲜左臂、丧布、三尖矛、炉、颅器、人左臂、军旗、黑布。
十六条腿,压阎王十六面铁城,亦象征十六空相。右八腿屈,压八天王,象征物为男人、水牛、黄牛、鹿、蛇、狗、绵羊及狐,表示是八成就;左八腿伸,压八女明王,象征物为鹫、枭、鸦、鹦鹉、鹰、鸭、公鸡及雁表示八自在清净。
本尊造型纷繁复杂,令人眼花缭乱,其中每一种造型和法器、甚至是色彩都赋有特定的宗教含义,例如主面牛头象征降服阎王,头部最上一面菩萨善相为文殊菩萨像,寓意大威德金刚为文殊菩萨的化身,额间所开第三眼象征观三时等等,不一而足,充分体现出藏传佛教艺术极强的象征性特点。
明朝在封大宝、大乘法王时,正是公元15世纪初宗喀巴大师创建格鲁派(黄教)初期,明成祖注意到了这个后起教派的潜在号召力,曾于1408年和1413年先后两次派专使至藏迎请大师进京。当时宗喀巴在西藏正忙于建寺传教,不便脱身,便派其得意弟子释迦也失(即释迦意希,1352-1435)前往南京。永乐十三年(1415年)4月,明成祖封释迦也失为「灌顶弘善西天佛子大国师」,并赐印诰。至宣德九年(1434年),宣德皇帝在北京封他为「万行妙明真如上胜清净般若弘照普应辅国显教至善大慈法王西天正觉如来自在大圆通佛」,简称「大慈法王」。

本尊明永乐御制铜鎏金大威德金刚或称为怖畏金刚,是文殊菩萨的愤怒化身,为末法时期的护法神,立于铭刻有「大明永乐年施」款的双层莲座上,全身赤裸,共有九个头,怒目瞠视每个方位,正面主要的牛头,现狰狞恐怖相,怒发如火焰般冲天,牛头最上层为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萨,34臂持着各式各样的降魔法器,主尊双肩和圆腹之间卷蛇缠绕,身披人头组成的璎珞,16足踩踏死神阎魔以及排成四列造型殊异的鸟兽恶魔,以此威吓之势来摧毁对于死亡的恐惧以及充满无明的愚痴。大威德金刚铸造极为繁复精细,比例适切,空间安排完美,体内嵌有装藏物,并以薄板封存,隐藏在身后卷蛇下方,为目前所见永乐时期唯一一件单独铸造的鎏金铜大威德像。

本尊明永乐御制铜鎏金大威德金刚超越一般复杂的永乐宫廷雕塑,绝对是一件天才级大师的旷世绝作。造像铜质细腻,鎏金纯厚,装饰华丽,工艺精美。造型繁缛,结构复杂,比例合度,舒展自然,气韵生动,尤其是威猛的气势、生命的活力和宗教的空灵令人叹为观止,充分体现出汉藏文化的融合和明初日益强大的实力。此件大威德金铜金刚造像即体现出明代永乐宫廷藏传佛教艺术流派的显著特点:鎏金纯厚、华丽大气、比例精准、造型繁而不乱,至今未见能超越此尊造像者。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