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注册/登录_艺拍全球艺术品指数

Lot 453 写生卷 手卷 水墨纸本

估   价 咨询价
拍卖公司:中国嘉德
拍卖时间:2017-12-18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徐渭
分类: 中国书画--国画
创作年代:暂无
尺寸: 29×38.8cm;29×39.4cm;29×31cm;29×40.3cm;29×119.2cm;
著 录
1.《石渠宝笈续编》《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第五册,第1628-1629页,上海书店,1988年。
2.《故宫已佚书画目校注》,陈仁涛著,第22页,统营公司(香港),1956年。
3.《重订清宫旧藏书画录》,徐邦达编,第113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7年。钤 印 徐渭印、酬字堂、徐渭之印、金云山人、文长(二次)、鹏飞处人、佛寿、公孙大娘、海笠、天池漱仙(3、4、5、7、8印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徐渭》13、53、8、18、65印)
题 识
(一)鲤鱼墨中神采多,赤尾银鳞古妇梭。二月桃花水春涨,一须万斛上天河。
乾隆御题:不羡千里身,都同此六鳞。浊游还食浊,神到乃传神。意得何愁蚁,伪求应笑人。循名诠字义,也觉与相亲。 钤印:乾·隆(参见《清代帝后玺印谱》第五册,19页)
(二)一斗湖光不放宽,特于纸上定波澜。犀盘黑画浑无奈,捧出蒙山女道冠。
乾隆御题:了了挥数笔,超超见一花。出尘惟净直,照水亦横斜。那避初更月,休夸十里霞。不衫还不履,君子定无差。 钤印:大块假我以文章(参见同书第七册,265页)
(三)真珠螺肉壳,仙药虎须蒲。
乾隆御题:实虚随望晦,沈伏隐泥沙。闭户公输仿,为卮汉武夸。味非鼎俎贵,文岂饰雕奢。设不明珠韫,谁将刀剖加。 钤印:泼墨(参见同书第五册,32页)
乾隆御题:春水溶溶绿,新蒲剌水青。映波潇复洒,度籁摇还停。李密鞯勤读,刘宽鞭示刑。宁同等闲草,壁写赞明廷。 钤印:写生(参见同书第五册,32页)
(四)不用胭脂染一堆,蛟潭锦蚌挂人眉。山深秋老无人摘,自迸明珠打雀儿。
乾隆御题:榴花犹满枝,榴实已累垂。可口还娱目,秋甘映夏蕤。玫瑰都得拟,鸟雀那容窥。谩议成欲速,纷哉奚啻斯。 钤印:会心不远(参见同书第五册,89页)
(五)画里看花不下楼,甜香已觉入清喉。无因摘向金陵去,短撅长丁送茗瓯。
乾隆御笔:应魄为圆缺,连春吐叶葩。风前真野客,月落是谁家。粉腻燕来远,香轻蝶掠斜。谰言佛见笑,迦叶转为差 钤印:几席有余香(参见同书第五册,84页)
(六)芭蕉雪中尽,那得配梅花。吾取青和白,霜毫染素麻。
乾隆御题:蕉叶善鸣雨,窗前每种之。旱中欣听处,霖际厌闻时。愁喜原殊托,萧骚自不知。粗疏写数笔,说偈付伊谁。 钤印:几暇怡情、得佳趣(参见同书第六册,90页)
乾隆御题:犹过杨家野,还轻罗氏荣。籁香那论暗,魄影每同明。写绽弗写谢,得神胜得情。应嫌名近浊,泼墨寄幽清。癸巳(1773年)春日御题。 钤印:比德、朗润(参见同书第六册,91页)
鉴藏印 石渠宝笈、石渠定鉴、宝笈重编、乾隆御览之宝、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重华宫鉴藏宝、嘉庆御览之宝、宣统御览之宝(1-3印,5-8印参见《清代帝后玺印谱 · 乾隆卷》116、28、7、94、29页;9印参见同书《嘉庆卷》75页;10印参见同书《宣统卷》6页;《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 · 弘历》147页,247页)
说 明
1.清宫玉质别子镌:乾隆御赏徐渭写生。
2.据《赏溥杰书画目》可知,此作由溥仪于宣统十四年(1922)十二月初十日赏溥杰。

按 语 徐渭,中国大写意画的开创者,一个才高八斗的文坛奇人,中国艺术史不可或缺的一代巨擘,生前却迭经坎坷,落魄偃蹇,命运悲惨异常。他八次乡试不售,不得意当显官幕僚。因严嵩案被牵连至疯,数度自杀未遂,又因精神错乱杀妻入狱,受尽种种磨难,在穷病中黯然逝世。但不管在病中还是清醒之时,他每以书画宣泄他愤世嫉俗的情怀,宣泄胸中的愤懑不平和对世间美好事物的向往。就像西方的梵高一样,精神有病却腕底生春,留下的作品,成为人类不世的遗珍。其艺术上的创造精神,也一代代地为后世所敬仰而继承。步着他的足迹,他身后接踵出现了八大山人、石涛、扬州八家、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这些划时代的大师,中国的大写意画由此而成为澎湃的大潮,为中国美术史添加了熠熠光辉,数百年经久不衰。郑板桥自称“青藤门下走狗”,齐白石“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这种真诚的膜拜,以及对他艺术的的继承与发扬,是历史给这位奇人的回报,徐青藤由此不朽。
徐渭的画,纵横排奡,不拘绳墨,对于前人,如沈周、陈淳、林良、苏东坡、米芾,他用心观照而不袭形貌,自称“不求形似求生韵”。他笔下被古人称作写生的花鸟虫鱼,也都是信手拈来,“不求形似,聊抒胸中逸气”,脱尽陈规的束缚,却生动传神,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他传世的《水墨写生》卷,就是这样一件若歌若啸,带着一腔激越的郁勃情怀泼洒而成的力作。全卷共五段,分别写鲤鱼破浪,菡萏凌波,贝榖菖蒲,石榴绽珠,月季芭蕉等。前四幅用纸极生,故用笔如扫,迅猛异常,而笔简意赅,磊磊落落有精神跃出。末幅纸较熟,故用笔稍缓,墨渖沉着,月季的浓淡变化,蕉石的勾染对比,都显得深思熟虑而得心应手,是卷中精彩之处。每幅都有潇洒的行书诗题,与画两相映发,将心中的昂藏之气,直抒在观众面前。如画梅石芭蕉,他题道:“芭蕉雪中尽,那得配梅花。吾取青和白,霜毫染素麻。”表达自己清白的人生及高洁情怀。《石榴》一幅,他这样题:“不用胭脂染一堆,蛟潭锦蚌挂人看。山深秋老无人摘,自迸明珠打雀儿。”是他对自己怀才不遇的又一次叹息。
此卷在清早期收入清宫,乾隆在每段画上都有即兴诗题。他题荷曰:“了了挥数笔,超超见一花。出尘唯净直,照水亦横斜。……不衫还不履,君子定无差。”题《芭蕉梅石》则有句云:“得神胜得情。……泼墨寄幽情。”对徐渭的人品画艺颇为称道。在《石渠宝笈》收藏的另一件徐渭作品《泼墨十二种图》卷上,乾隆也有诗表达了对徐渭的赏识。“淡墨写意不写形,恰似野人不衫履。”“焦墨一淡扫,写意何超超。”“落落几卷古,疏疏几朵新。尽得风流趣,菊石传其神。刻画丹青者,应知非菊人。”将徐渭的画品与人品联系在一起,讥讽那些涂朱抹绿的画家,并不是真正的赏菊人。对徐渭“写意不写形”“菊石传其神”的艺术精神与“超超”画艺看来颇有深切体会。一个锦衣玉食的帝王,能对徐渭这样潦倒落魄的画家如此赏识,应该说是很有识见的。
《石渠宝笈》著录徐渭的作品计有十二件,而至今散失于外者仅见此一件,所以更值得大家关注与珍爱。
行情参考
  全球价格指数    2018.12       270.19     +0.1%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