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109 西周中期 寿䍙尊

估   价 HKD 9,500,000-12,000,000 (折合人民币:8,203,253-10,362,003)
拍卖公司:香港翰海
拍卖专场:青铜时代III
拍卖时间:2017-10-05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分类: 瓷玉杂项--金属器
创作年代:西周中期
尺寸: 高19.3cm;口径18.3cm;约0.00平尺
[ 来源 ]
·香港重要私人藏家

喇叭口,束颈,下腹部向外倾垂,矮圈足,接地处外撇,沿下折。口沿下饰一周蕉叶纹,内填变形饕餮纹。颈部前后增饰小兽首,间饰长卷尾鸟纹,鸟首向前,勾喙,冠羽卷曲,尾羽分为两股,上股尾羽细长,下部尾羽粗大迤逦,与身分离,内端出歧枝。腹部饰分解式大饕餮纹,云头形角,大眼眶,中间起极短的扉棱为鼻,阔口,桃形耳,身躯向上曲折,卷尾。外底起网格状阳线。主体纹饰皆以浮雕为表现形式,其上再用细阴线勾勒,而周围填衬细密的雷纹,形成『三层花』的视觉效果,纹饰满工,瑰丽华美,彰显雍贵。
内底铸铭5行41字:
隹(唯)九月初吉己亥,寿 (蔑)历于(侯)氏,睗(锡)马卅匹,寿䍙(扬)对(侯)休,用乍(作)乙侯寳宗彝,子
(子子)孙

(孙孙)其迈(万)年寳用。
这类器体为『两段式』的垂腹筒形尊流行于西周早期后段至西周中期,根据装饰风格的不同可分为简约式和繁复式,这件尊是满工纹饰的杰出代表。与之形制、纹饰布局相近者,可举出1976年陕西扶风庄白一号窖藏出土的丰尊(76FZJ1:1)(图一)、日本白鹤美术馆所藏效尊(铭图11809)(图二)、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收藏的公尊(铭图11726)、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收藏的作宝尊彝尊(铭图11525)(图三)等。上述诸尊的时代集中于西周早、中期之际,本尊的时代也在此范围内。结合铭文字体来看,规整拘谨,结构紧凑,笔画中已无破磔痕迹,字体风格与丰尊最为接近,故其时代在西周中期偏早,即穆王世。
铭文内容记九月初吉乙亥日,寿䍙受到侯氏的褒勉,受赐三十匹马。寿䍙赞颂侯的美恩,为祭享乙侯制作了这件宗庙的礼器,子子孙孙万年永远寳爱使用。铭文中值得关注的有以下三点:
1.『侯氏』称谓。铭文中出现的『侯氏』这一称谓比较特殊,侯氏之称因其家族世代为侯,爵位具有世袭性,带有『因官命氏』的色彩,故缀以『氏』。在西周时期的金文中『侯氏』一般只为诸侯的一种自称,见于如下诸器:
甲.河南平顶山滍阳岭应国墓地M95出土的4件侯氏鬲(铭图02854—02857):『侯氏作姬氏尊鬲,其万年永宝。』
乙.襄阳市博物馆收藏的两件侯氏簋(铭图04656、04657):『侯氏作孟姬尊簋,其万年永宝。』
丙.新发现的一组侯氏盘、匜,盘铭(铭续0929):『侯氏作麌姬盘。』匜铭(铭续0983):『侯氏作,永宝用。』
而东周时期侯氏才作为他称,如鲍子镈(旧称镈,铭图15828)、国差坛(铭图19256)铭中器主鲍子、国差等臣下对齐侯称之为侯氏。本铭中侯氏为器主寿䍙对君主的敬称,此尊为西周中期偏早之器,这是侯氏作为他称用法时代最早的一件证据。
2.侯与器主寿䍙的关系。铭中的乙侯是受祭对象,他是这位在世的侯氏、侯的先人,从其庙号使用日名的情况来看,他的族属应该不是周人的宗邦、姬姓的诸侯。器主寿䍙可以制作宗庙的礼器祭享乙侯,可知其出自侯的公室,身份应为侯之弟,但他已然是小宗之宗子。
3.『马』之义。马中的显然是修饰马的专有名词,前所未见。是从马,从卜得声的字,此字可读为『驸』。卜上古音在帮母屋部,驸在并母侯部,并母、帮母皆为唇音,侯屋阴阳对转,又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云:『驸,假借为赴、为䟔。』二字可以相通。《说文·马部》:『驸,副马也。从马付声。一曰近也,一曰疾也。』段玉裁注:『副,贰也。』并引颜师古注:『非正驾车皆为副马。』如果将副马理解为配车之马则马之义为驾辕之外的马;如果取『疾』义,则有『壮』(《尔雅·释言》)、『急』(《广韵·质韵》)之训,马则可理解为良马骐骥。
器主一次性受赐马三十匹,数量巨大,这在西周赏赐类金文中是十分罕见的。迄今发现的西周时期最多一次赏赐马匹数目为三十二,见于大鼎(铭图02465、02466),本铭中赏赐马匹数量排名第二,颇为可观。
这件器物在整体艺术造型上精致非凡,在铭文内容上极有研究价值,是不可多得的藏品。

[ 注解 ]
1.曹玮:《周原出土青铜器》,巴蜀书社,2005年,第608页。
2.中国青铜器全集编辑委员会:《中国青铜器全集》5,文物出版社,1996年,第153页,一六一。
3.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美帝国主义劫掠的我国殷周铜器集录》,科学出版社,1962年,第723页,A448。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