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214 崇祯庚午(1630)年作 行书临「宋儋帖」 立轴 绢本

估   价 HKD 8,000,000-12,000,000 (折合人民币:6,908,002-10,362,003)
拍卖公司:东京中央(香港)
拍卖时间:2017-11-26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王铎
分类: 中国书画--书法
创作年代:崇祯庚午(1630)年作
尺寸: 391×63cm;约0.00平尺
出版:
1.《王铎の书法【绦幅篇】》,村上三岛编,(株)二玄社,1979年4月,页16,图版2。
2.《王铎书法纪念册》,(株)二玄社,1982年10月,页9,图版2。
3.《王铎墨迹大观》,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6年1月,页4,图版4。
4.《王铎书画编年图目》,齐渊编,文物出版社,2004年1月,页9。
5.《王铎书法集》,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2005年6月,页43。
6.《王铎书法全集4》,黄思源主编,河南美术出版社,页117,图版30。
7.《王铎书法精选》,河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页2。
8.《王铎书法集》,李宴清编,光明日报出版社(台湾),2007年1月。
著录:《王铎年谱》,上海书画出版社,2007年1月,页70。款识:庚午十一月初五日,书宋儋语于墨楼北。孔老贾公祖词宗,王铎。
钤印:王铎之印(白)、痴仙道人(白)
盖外题:王觉斯书长条幅,野外。
盖内题:王铎,字觉斯,孟津人,明天启进士,为东阁大学士,博学好古工诗文,善书,殊工草书,为世所推赏,正而兼善画。不折题。钤印:不折(朱) 39岁作
释文:野外变衰,长郊萧条,清都久客,复相亲,足下退食公庭,栉沐晞景,酿玉初令,弦丝正调,竟欲左携郑君。幽指幽指药妙,高谭道微,情酣世忘,浩去尘粃。
出展:
1.<王铎展>,村上三岛策划,谦慎书道会,1979年。
2.<王铎书法展>,河南省博物馆,1982年10月9日-20日。
3.<王铎书法展>,大阪三越百货商店,1982年11月9日-14日。
注:题盒者中村不折(1866-1943)乃日本著名油画家、书法家和收藏家。
来源:天石东村旧藏、后为日本和歌山県书道资料馆馆藏。
作者简介:王铎 明末清初大臣、书画家。字觉斯,一字觉之。号十樵。孟津(今河南孟津)人日本人对王铎的书法极其欣赏,还因此衍发成一派别,称为“明清调”,他们把王铎列为第一流的书法家,更提出了“后王(王铎)胜先王(王羲之)”的看法。
酒为旗鼓笔刀槊 势从天落银河倾
−王铎 行书临宋儋帖
王铎行书临宋儋帖,《宋儋帖》原乃唐代书家宋儋细腻洒脱、字字清逸的小字行楷书,而在王铎的笔下,却呈现出犹如河水奔流般的磅礴气息——王铎以米芾笔意,将《宋儋帖》放大成纵几乎达四米的大幅竖式,单一字已如盆大。此轴在日本初次出现时,即被称为“王铎之王”。
此轴乃日本近代书道家天石东村(1913-1989)旧藏,由其后人捐赠予和歌山县书道资料馆,成为当馆镇馆之宝,亦被视为近现代日本书坛之至宝,且曾参中日两国王铎纪念巡展,其尺幅震撼全场,中日书法权威机构争相出版著录,大赞不绝;藏匣中可见近代书道家、收藏家中村不折(1866-1943)所题匣书。今日能再次出现,堪可言为藏界之乐事。
被“史册”遗忘的王铎
明朝末期是一个政治腐败和混乱的时代。而另一方面,经济发展显著,上层阶级大兴土木,宫殿馆阁之规模极尽奢华之能事。在这种社会繁荣之下,文化和思想方面也取得极大的进步,爆发于晚明的浪漫主义书风为传统书法美学注入了新的内涵,对后世影响十分深远。这股潮流发端于徐渭而大成于张瑞图、倪元璐、黄道周、王铎,又延续至傅山乃至清初八大山人、石涛等,极大改观了中国书法的面貌。
王铎(1592-1652)字觉斯,一字觉之。号十樵,嵩樵,又号痴庵、痴仙道人,别署烟潭渔叟。孟津(今河南)人。博学好古,工诗文,善山水,尤以其书法盛名于世。明末,宦官魏忠贤派和江南东林党的权利斗争使明朝逐步走向了灭亡,就如此时势下,王铎被提拔为翰林院庶吉士,于内府里供职。王铎在内府里供职,府内历朝历代书画真迹和刻帖都可借之观赏,也因得习临“二王”的法帖。后接触到米芾之迹,便越见于沉迷,越临越是痛快。其墨色之浓淡枯润、线条之连绵回环、布局之摇曳开合,所带来的视觉感受极为强烈。如此强烈的外在形式,其内在,则是书家对直抒胸臆的个性化书写的追求,将书法的抒情性发挥至极致。可谓是这个时期的书法革命的先锋。
他在正统史册上,却没有多一个赞美字眼。或许没有被记载正统书法史上,这是后来王铎墨迹沉寂了上百多年的原因。
虽没有“青史”的赞美,“青史”却无法阻止同时代人对王铎墨迹的热爱——王铎同年代文人宋起凤,于《稗说》卷二《胡叟祛狐》一节记善祛狐之市井老叟,亦欲“乞孟津王公扇头一诗为玩”;王铎友人彭而述尝为他《拟山园选集》作序,亦曾记之“四十年来,荐绅士大夫罘罳绮疏无先生一字,则以为其人鄙不足道。” 孟津王公墨迹,人人视为珍袭重宝,不惜重金求之,甚至被视为身份象征,没有收藏一件便是“鄙不足道”之人。至现当代,启功曾以倪云林赞王蒙之句“王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实是当之无愧。
日本人有多珍视王铎?
1981年10月,村上三岛带领众多弟子前往王铎故居朝圣,在此前的日本,早已存在众多的王铎墨迹崇拜者,这就是王铎墨迹流传到日本的数量极多的原因,对于王铎之书,近代东瀛书坛曾有“后王(铎)胜前王(羲之)”之说,日本谦慎书道会1979年谦慎书道会在日本上森美术馆曾举行过一场声势浩大的《王铎展》,当时正是书道展览全盛期,其中著名学者西川宁、青山杉雨、 村上三岛等为首的巨大策展团体,不断地在日推广王铎墨迹。无论是美术馆抑或书道会组织,甚至私人藏家,都宝有王铎墨迹。因为这股王铎风潮,当时日本书道家纷纷到中国追寻历代名人墨迹,带回日本研究学习。而曾经在故土沉寂的王铎墨迹,就是在近代日本书道家的推崇下,又再次形成一股热潮。
天石东村先生正是其中之一,亦是如此从中日交流之路走上收藏之路。天石东村收藏了王铎等明清时期书家作品之后,在日后的教学中,均让学生临摹其所藏的不同时期的王铎书法,而令其所引导的青潮书道会,对王铎的喜爱从单纯的审美,到研究得越来越深入,且日渐影响到整个和歌山县,甚至是此一带书坛对明清调的审美趋向。而和歌山书道资料馆,也继承其遗志,常举行明清书道展,将此接近四米王铎行书展示,在关西一代,书道界、藏家、新闻界无人不知此王铎行书《宋儋帖》巨轴。
值得注意的是,此藏匣中,有中村不折(1866-1943)先生所题匣书,他所创立的台东书道博物馆,以收藏有王献之《地黄汤帖》(唐模本)、颜真卿楷书《自书告身帖》等藏品而闻名艺林,而中村亲为王铎巨轴题匣,可旁窥此轴在收藏界之分量。
民间流传的最后一轴王铎巨轴墨迹
本行书《宋儋帖》巨轴,正是王铎早期对笔墨“觉悟”,将书法的抒情性发挥至极致之见证。此轴纵横取势,字体偏长,雄浑有力。字之排布移位,或左高右低,左斜右正,或左低右高,左正右斜,变化多姿。对比原帖,多有脱字改字,正可见其兴之所至,越写越是痛快。本作中第一行“萧”字和第二行“景”字,字上出现一道横线,则是墨渖往字外流淌的痕迹,犹屋漏雨痕。出现这样墨汁横流形同“漏雨”的痕迹,乃是王铎于绢素悬空的状态下所书,正因王铎这种“不据案”那般“不安定”的书写方式,他写得势来不可止,势去不可遏,从绢素上看到移曳跌宕的行笔痕迹,仿佛可见其英姿之再现,正是“酒为旗鼓笔刀槊,势从天落银河倾”。
王铎将唐代书家宋儋细腻洒脱、字字清逸的小字行楷书,将放大成纵几乎达四米的大幅竖式,其单一字,已足以令观者震撼。颜鲁公之后,气势极大者,大抵当以王铎为最,且其本人体魄强健,食量大酒量好,往往豪饮数升酒后,于食饱气足之时下笔,所书绢纸堪称“巨幅”。
《国朝畿辅诗传·戏为风松屏帐歌恼申子》有记载“……正如王铎草书素不惜书绢,与君满君宅,不挂高堂近眼前,箧中朽烂终何益”。王铎的“不惜书绢”,彭孙贻《王学士草书歌》中亦有提及 “酒酣对客挥巨管,十丈吴绫照墨池。” 王铎酒后于绢绫上挥洒,“十丈”有可能是较夸张的说法,但亦可旁窥其“不惜书绢”之程度。而在薛龙春博士曾引用王铎致友人信札中,王铎抱怨“刻下赴无益燕聚,又劳五指,奈何?”由此可知,王铎是常常被邀请至酒宴上,为助在场官员或文人的兴致,在众人的围观下,即席挥毫。眼前此巨轴,极有可能是文人武官的围观叫绝中诞生。此轴上,王铎清楚地记录了“庚午十一月初五日”(崇祯三年,1630年),此年年初,其祖母逝,王铎五月已请辞归故里,九月与家人亲友至河南少室山,于此僦居、读书,至十一月十一日“仍在少室山”(参见王铎年谱),十一月受赠人“孔老贾公祖词宗”可能是河南府的官员或其亲友,而此轴堪称巨障,更可窥孔氏地位显赫。
巨轴虽然于明朝大量出现,且已有多处文献记载王铎虽善书巨幅,然现存世者寥寥。自明末至当下,皇朝的变换、战火的逼近、社会的动荡,都令这些难以携带、藏匿的巨轴字画,在此历史洪流中,被无情淹没。
王铎墨迹,尺幅接近四米者,寥若晨星,且多为国立博物机构所藏。然而由于展览空间的限制、安全上的顾虑,在1979年由谦慎书道会主办、村上三岛所策划《王铎展》、以及1982年由河南博物馆和日本大阪府中日友好协会等所联合主办的中日王铎巡展后,再难以在中日书坛展览中,见得到王铎巨轴墨迹。即使是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的《行书三汊江野情》、河北省博物馆的《行书五言古诗》等,我们也仅是能从博物馆文献资料中能看得其“真容”。而此王铎行书宋儋帖巨轴,或许是民间流传的最后一轴巨轴墨迹了。
行情参考
  中国书画价格指数    2017.12       339.48     +7%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