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1025 大学衍义四十三卷

估   价 RMB 2,000,000-3,000,000
拍卖公司:中贸圣佳
拍卖时间:2016-11-15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真德秀
分类: 收藏品--古籍文献及手稿
尺寸: 30.6×19cm;
明嘉靖六年(1527)司礼监刻本

4函32册 白棉纸 线装

提要:半页八行,行十四字,粗黑口,双边。首有明崇祯皇帝、清王士禛二跋,序后钤“钦文之玺”,每卷卷首钤“广运之宝”。
此书系真德秀为宋理宗进讲《大学》而作,《四库总目提要》云“是书因《大学》之义而推衍之,征引经训,参证史事,大旨在于正君心、肃宫闱、抑权佞,自古帝王正本澄源之道不外于此”,给予了此书充分肯定及高度评价。清乾隆间司礼监本《大学演义》曾为乾隆皇帝插架之物,《钦定天禄琳琅书目》卷七明版中云“此世宗特命司礼监重刊之本,宽行大书,笔法在颜柳间,不减宋椠。书中‘钦文之玺’钤世宗序后所记年月之上,有‘广运之宝’皆钤每卷上方,当即为世宗宝也”。
序后空页有明崇祯皇帝朱由检手书题跋三行“朕昔居信邸。经史文章杂庋左右,尤爱政书,尝从文渊阁见真景元《大学衍义》,心塞为之大开。重以镌刻精工,实可奴视宋椠,安得不奉为鸿宝哉?崇祯四年辛未二月朔御笔。”下钤“崇祯宸翰”印。
次又有清王士禛题跋“自古失国之君皆属昏瞀,烈皇身殉社稷,至竟英明。观是跋,楷法精深,夫岂诸馆职所能及?自谓非亡国之君,斯谓讵同孟浪?今禁本流落,令人增故宫禾黍之怀耳。戊申(清康熙七年)六月望日,王士禛题。”下钤“池北书库”印。王士禛精鉴赏,因此在跋中对崇祯皇帝手书题跋给予了确认,并称赞书法精深。崇祯皇帝法书传世极罕,此书为明内府精刻又有皇帝御批,实为稀世珍宝。

明嘉靖六年司禮監刻本《大學衍義》

文/赵前
《大學衍義》四十三卷,宋真德秀撰,明嘉靖六年(1527)司禮監刻本。8行,行14字,大黑口,四周雙邊。首有明毅宗朱由檢(崇禎皇帝)題跋、清王士禛題跋。此書鈐有:“欽文之璽”、“廣運之寶”、“崇禎宸翰”、“池北書庫”等印鑒。

《大學衍義》四十三卷,南宋著名儒學家真德秀撰。真德秀(1178-1235),本姓慎,因避孝宗諱改姓真。字景元,後改景希,號西山,後世稱西山先生。福建建州浦城(今福建省南平市浦城縣)人,師從朱熹弟子詹體仁。宋甯宗慶元五年(1199)登進士,開禧元年(1205)中博學宏詞科。嘉定元年(1208),升任太學博士,侍奉經筵。嘉定十五年(1222),任湖南安撫使兼知潭州。宋理宗寶慶元年(1225),任中書舍人,後升任禮部侍郎。紹定五年(1232),先後任泉州、福州知府。端平元年(1234),改任翰林學士知制誥。端平二年(1235)任參知政事,時已得疾,不久因病辭職,同年逝世,諡“文忠”。真德秀為朱熹再傳弟子,是朱熹理學重要的繼承者,清人陳衍錕曾給予高度評價:“閩學之倡也始於龜山,其盛也集于朱子,其末也振於西山。”清代學者全祖望也稱:“幹淳諸老之後,百口交推,以為正學大宗者,莫如西山。”著作有:《西山真文忠公讀書記》、《西山先生真文忠公文集》。
《大學衍義》是真德秀為宋理宗進講《大學》時的文稿,他希望通過自己的講解和發揮,能夠讓當時最高的統治者,用理學思想治理國家。真德秀在《大學衍義自序》中說:“臣始讀大學之書,見其自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至於治國平天下,其本末有序,其先後有倫。蓋嘗撫巻三歎曰:為人君者不可以不知《大學》,為人臣者不可以不知《大學》。為人君而不知《大學》,無以清出治之源,為人臣而不知《大學》,無以盡正君之法。既又考觀在昔帝王之治,未有不本之身而達之天下者。然後知此書所陳,實百聖傳心之要典,而非孔氏之私言也。三代而下,此學失傳。其書雖存,槩以傳記目之而已,求治者既莫之或考,言治者亦不以望其君。獨唐韓愈、李翱嘗舉其說,見於《原道》、《複性》之篇,而立朝論議曽弗之及。蓋自秦漢以後,尊信此書者惟愈及翱,而亦未知其為聖學之淵源,治道之根柢也,況其它乎?臣嘗妄謂大學一書,君天下者之律令格例也。本之則必治,違之則必亂。……其書之指皆本《大學》前列二者之綱,後分四者之目,所以推衍《大學》之義也。故題之曰《大學衍義》雲。”在上述文字中,真德秀講述了撰寫《大學衍義》的目的及書名的由來。

《大學衍義》得到宋理宗的稱讚,以為“備人君之軌範焉”。不僅如此,《大學衍義》也被元、明、清三朝皇帝所推崇,元武宗說“治天下,此一書足矣”:明太祖“嘗問以帝王之學何書為要,宋濂舉《大學行義》,乃命大書揭之殿兩壁”;清康熙皇帝則以為《大學衍義》可以“力明正學”。
清乾隆年間編纂《四庫全書》時,《大學衍義》作為儒家重要典籍被收入其中,《四庫全書總目》雲:
《大學衍義》四十三卷(兵部侍良紀昀家藏本),宋真德秀撰。德秀有《四書集編》已著錄。是書因《大學》之義而推衍之。首曰帝王為治之序,帝王為學之本。次以四大綱:曰格物致知,曰正心誠意,曰修身,曰齊家,各系以目。格物致知之目四:曰明道術,辨人材,審治體,察民情;正心誠意之目二:曰崇敬畏,戒逸欲;修身之目二:曰謹言行,正威儀;齊家之目四:曰重妃匹,嚴內治,定國本,教戚屬。中惟修身一門無子目。其餘分子目四十有四,皆徵引經訓,參證史事,旁采先儒之論,以明法戒,而各以己意發明之。大旨在於正君心、肅宮闈、抑權幸。葢理宗雖浮慕道學之名,而內實多欲,權臣外戚交煽為奸,卒之元氣凋弊,閱五十餘年而宋以亡。德秀此書,成於紹定二年,而進于端平元年,皆陰切時事以立言,先去其有妨于治平者,以為治平之基。故《大學》八條目,僅舉其六。然自古帝王正本澄源之道,實亦不外於此。若夫宰馭百職,綜理萬端,常變經權,因機而應,利弊情偽,隨事而求。其理雖相貫通,而為之有節次,行之有實際,非空談心性卽可坐而致者,故邱浚又續補其闕也。

上述文字可以看出,四庫館臣給予《大學衍義》充分肯定及客觀評價。
清乾隆年間,明嘉靖六年(1527)司禮監刻本《大學衍義》曾為乾隆皇帝的插架之物。《欽定天祿琳琅書目》卷七《明版經部》中雲:
《大學衍義》二函二十冊,宋真徳秀撰,四十三卷。前明世宗序,後楊一清序。此世宗特命司禮監重刋之本也。寛行大書,筆法在顏栁之間,不減宋槧。楊一清實董其事,故作後序。考《明史》,一清字應甯,巴陵人。少能文,以奇童薦為翰林秀才,年十四舉鄉試,登成化八年進士,授中書舍人,累官至戶部尚書。嘉靖間轉吏部,尋加特進左柱國華葢殿大學士,繼以張璁等構朱繼宗獄坐,一清受張容金錢,遂落職。疽發背,卒。後數年,複故官,久之贈太保,諡“文襄”。書中“欽文之璽”鈐世宗序後所記年月之上,又“廣運之寶”皆鈐毎卷上方,當即為世宗寶也。
在該書序後空葉有明毅宗朱由檢(崇禎皇帝)手書題跋三行:“朕昔居信邸,經史詞章雜庋左右,尤愛政書。嘗從文淵閣見真景元《大學衍義》,心塞為之大開。重以鐫刻精工,實可奴視宋槧,安得不奉為鴻寶哉?崇禎四年(1631)辛未二月朔御筆。” 題跋下鈐“崇禎宸翰”長方形陽文篆書朱印一方。

從跋文可知,此部《大學衍義》曾藏明宮文淵閣,崇禎皇帝對《大學衍義》極為讚賞,不僅解開其內心的困惑,而且認為明嘉靖六年(1527)司禮監刻本《大學衍義》刻印極佳,“重以鐫刻精工,實可奴視宋槧”,並盛讚此書“安得不奉為鴻寶哉”?
次有題清王士禛跋:“自古失國之君皆屬昏瞀,烈皇身殉社稷,至竟英明。觀是跋,楷法精深,夫豈諸館職所能及?自謂非亡國之君,斯謂詎同孟浪?今禁本流落,令人增故宮禾黍之懷耳。戊申(清康熙七年,1668)六月望日,王士禛題。”下鈐“池北書庫” 長方形陽文篆書朱印一方。

王士禎(1634—1711),原名士禛,字子真、貽上,號阮亭,又號漁洋山人,人稱王漁洋,諡文簡。新城(今山東桓台縣)人,常自稱濟南人。順治十五年(1658)戊戌科進士。官至刑部尚書。博學好古,能鑒別書、畫、鼎彝之屬;精金石篆刻,書法高秀似晉人;詩為一代宗匠,與朱彝尊並稱。《清史稿》雲:“上留意文學,嘗從容問大學士李霨:‘今世博學善詩文者孰最?’霨以士禎對。複問馮溥、陳廷敬、張英,皆如霨言。召士禎入對懋勤殿,賦詩稱旨。改翰林院侍講,遷侍讀,入直南書房。漢臣自部曹改詞臣,自士禎始。上征其詩,錄上三百篇,曰《御覽集》”。一生著述豐富,主要有《漁洋山人精華錄》、《池北偶談》、《香祖筆記》、《居易錄》、《漁洋詩集》、《帶經堂集》、《感舊集》、《五代詩話》等。
據蔣寅先生《王漁洋事蹟征略》考證,清康熙七年王士禛三十五歲,在禮部儀制司員外郎任。由於王士禛博學好古,能鑒別書、畫、鼎彝之屬,因此跋文中,王士禛對崇禎皇帝手書題跋給予確認,稱:“觀是跋,楷法精深,夫豈諸館職所能及。”而“今禁本流落”,感歎的是這部原藏明宮文淵閣的《大學衍義》流落民間;而故宮、禾黍,分別用宋徽宗失國後“知他故宮何處”詞句和詩經《黍離》典故,意在懷念故國。

转自《广韵楼藏书研究论文集》 钤印:钦文之玺,广运之宝,崇祯宸翰,池北书库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