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注册/登录_艺拍全球艺术品指数

Lot 2647 明宣德 金嵌宝莲托梵文瓜棱盖罐

估   价 RMB 20,000,000-30,000,000
拍卖公司:中国嘉德
拍卖时间:2016-11-12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分类: 瓷玉杂项--文房雅玩
创作年代:明宣德
尺寸: 高20.5cm;重1455g;
中国的皇帝御制器物,以金胎器最为稀罕,迄今考古发掘中已知最早的黄金制品在商代,距今已有3000余年的历史,历经秦汉、唐代、宋元时期各朝的高度发展,金器制作至明清时期已经发展成熟。而明代金器以制作精良,异彩纷呈而著称,但现存皇家传世金器却极为稀少,本品即为一例。究其原因,与清代皇室大量销熔前朝金器打造本朝器物有关,其中明初时期的金器更为珍罕。明朝初年,皇家禁止开采黄金,朱元璋认为金银矿最为民害,不可开,禁止民间以金银物货交易,违者罪之。永宣时期,禁令虽有松动,但因其征收高矿税,抑制了黄金生产的积极性,故黄金生产量不高,且立法限制庶民用金,造成了有限的黄金资源仅为皇室成员及高级贵族的消费品。故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以及台北故宫博物院都难觅永宣时期金器的身影,所见者多为帝后、藩王墓葬中出土。而本件錾刻有明确纪年的“大明宣德九年八月内造九成色金重三十八两五钱”铭文的金镶宝莲托梵文瓜棱盖罐,查阅已知公私典藏,均未发现与本品全然相似者,方显其弥足珍贵。罐重1455克。
此罐造型端庄,以瓜棱形为罐体,短颈,肩部凸起莲瓣纹装饰,莲瓣上以细密绳纹缠绕镶嵌红、蓝宝石。腹部主题纹饰以瓜棱为形,分别錾刻九朵缠枝莲托梵文,錾刻技艺精湛,器底部亦为仰莲纹一周,上下呼应,工艺相同。配有与罐体相同工艺嵌宝技法的莲瓣托宝珠钮盖,盖罐相合,富丽华贵之气迎面而来。
有明一代,宫廷把持金银器制作,明初在京城内廷设立二十四衙门,即十二监、四司、八局,由宦官管理。其中以银作局作为金银器的主要打造机构,据《明史·卷七四·志第五十·职官三》记载,“银作局,掌印太监一员,管理、佥书、写字、监工无定员,掌打造金银器饰。”今北京首都博物馆所藏数件明代宫廷金器,即为银作局所打造。
中国艺术品作为中国历史文化的载体,都有其相通的一面。作为自然界稀有金属的金器,特别是明代永宣时期的金器虽然稀缺,但无论其器形、纹饰,亦或本品特色纹饰之梵文装饰,均可在彼时期的瓷器、漆器等艺术品上找到其身影。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中明宣德青花缠枝花纹盖罐,与本品在造型、尺寸、纹饰风格极为相近,肩部及胫部以莲瓣纹为饰,配以莲瓣形宝珠钮盖。
梵文作为装饰纹样,也是入明方盛,佛教题材的取用,其意多在于祈福、消灾免难,最常见的纹样是佛像,此外或选取藏密中带有象征意义的梵文字。后者,是始于元代宫廷,《元史》卷七十七《祭祀志》曰:“世祖至元七年,以帝师八思巴之言,于大明殿御座上置白伞盖一,顶用素缎,泥金书梵字于其上,谓镇伏邪魔护安国刹。”梵文字在汉地的传播,又同至元二十二年元世祖主持汉藏两系僧人编订《至元法宝勘同总录》的佛经译勘活动相关,他不仅在佛教目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更对梵字在中土的流布产生不小的促进作用。此后,汉地流传的梵文字母大多以在西藏使用的蓝查体书写,且大量进入艺术装饰领域。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明宣德剔红梵文荷叶式盘,其纹饰特色便是在盘心剔刻经咒和阿弥陀佛种子字。而本品罐腹主体纹饰以佛教常用莲花托九字梵文出现,而此九字梵文,恰与堪称孤品的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宣德青花梵文出戟法轮盖罐中梵文相同,瓷罐底部及盖内中心书“大德吉祥场”篆书字样,围绕其字样的便是九字梵文真言,九字中,前五字为五方佛中的五佛种子字,后四字分别代表前四佛双身像中的四女像种子字。此种组合图案被密宗信徒称为“法曼荼罗”。这两件不同工艺的同时期艺术品都可堪称宣德时期梵文装饰纹样的典范之作。
本品另一特色,即为金镶珠宝的装饰技法,在本罐的盖、肩部、胫部均有莲瓣纹上镶嵌红、蓝宝石的装饰,与金色罐体相衬,更显其富丽华贵。金镶珠宝玉石的工艺古已有之,但早期多以彩色料石镶嵌,真正的宝石较少,至明永宣时期,郑和七下西洋,从海外带来了大量宝石,在客观上促进的明代金镶宝石工艺的发展,此罐可为此种工艺的典型之作。与本品采用相同工艺,且在盖钮等细节处理方面都较为相近者,可参考大英博物馆《大明五十年》举办的展览中美国费城艺术馆馆藏明宣德金镶宝执壶,以及2008年在香港艺术品市场中以1.16亿元创造纪录的明宣德金胎錾赶珠云龙纹嵌宝石三足盖炉。
除上述以外,本品更为难得的是,在罐底部落有楷书“大明宣德九年八月内造九成色金重三十八两五钱”明确纪年,即公元1434年,将本品的制作年代交代的十分确切。在存世为数不多的明初宣德时期的金器里,落有款识的更为凤毛菱角。查阅资料,同样在此年制作落有款识的金器有现藏于北京首都博物馆的明宣德錾云凤纹金尊(落有“随驾银作局宣德玖年玖月内造捌成伍色金拾伍量重外焊伍厘”)。而与本品在书写制式、书写笔法上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当属现收藏于首都博物馆的明宣德金勺,可为佐证参考。金勺为北京海淀区青龙桥董四墓村明墓出土,勺柄上端刻有“随御用大明宣德六年八月日内造金勺一把用九成金净重三两四钱五分”铭文。
本品其功用,未能从已知参考书目查阅到资料,但从目前北京首都博物馆举办的“走进养心殿”展览中发现,在乾隆时期养心殿佛堂陈设中,有与本品造型、所用纹饰主题风格相近似的两件铜鎏金嵌松石莲瓣形罐,陈设于佛龛前。由此推断,宣德时期有如本品的此类梵文罐应为宗教陈设用器,且亦可推断展览中乾隆朝此种造型的莲瓣罐 ,也受到前朝造型的影响而演化而来。
我国的金银器精美绝伦,自古以来在世界享有盛誉,历史悠久,而今此罐历经千年沧桑,仍流光溢彩,金银是财富的象征,统治阶级尊荣的代表,更是永恒民族精神不朽的表现,金银器则是经过熔炼和铸刻而成的艺术化了的文化载体,是古今人们收藏宝物的对象。

[来源]
英国藏家旧藏。

[参阅]
1.《北京文物精粹大系·金银器卷》页77-78,图46-50;
2.《故宫博物院藏明初青花瓷(下册)》214-217,图109;
3.《明永乐宣德文物特展 永宣文物萃珍》页124,图55;页228,图112;
4.《Ming-50 years that changed China》The British Museum,页85,图65;
6.《中国古代金银首饰》
7.Sotheby’s,Masterpieces of Chinese Precious Metalwork,Hong Kong,11 April 2008,P107.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