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注册/登录_艺拍全球艺术品指数

Lot 199 1994年作 过河之一 油彩 画布

估   价 RMB 2,439,639-3,252,852
拍卖公司:保利香港
拍卖专场:现当代艺术专场
拍卖时间:2018-03-29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罗中立
分类: 油画及中国当代艺术--油画
创作年代: 1994年作
尺寸: 94×120cm;约0.00平尺
出版
《94罗中立个展专题》山艺术文教基金会 高雄 台湾 1994年(图版,无页码)
《罗中立》山艺术文教基金会 高雄 台湾 1996年(图版,第43页)
《中国当代名家:罗中立》四川美术出版社 成都 中国 2007年(图版,第190-191页)
《中国乡土写实灵魂─罗中立的绘画艺术》国立历史博物馆 台北 台湾 2012年(图版,第101页)款识:Luo Zhongli. 1994 罗(右下);过河之一(画背)来源
佳士得 香港 2014年5月25日 编号 121
现藏着购自上述拍卖

展览
1994年「罗中立个展」中国美术馆 北京 中国
1996年4月「罗中立个展」科修拉动力艺术中心 科修拉 澳洲
1998年9月「斯土力量─罗中立个展」山美术馆 高雄 台湾
2005年12月20日-2006年3月12日「行走之间─罗中立个展」山艺术北京+林正艺术空间 北京 中国
2010年10月「四川美院建校70周年庆─山艺术川美纪念展」四川美术学院 重庆 中国
2012年4月17日-6月3日「中国乡土写实灵魂─罗中立的绘画艺术」国立历史博物馆 台北 台湾

「罗中立的作品实际上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生存参考,一个永恒的人与人交往的价值模式。这样,大巴山的农民生活,就超越了地区性的自然风情,成为现代化进程中对民族精神和价值模式观念的反思主题。」
—美术史学家殷双喜

罗中立绘画的寓言性
1964年底罗中立响应学校的文艺政策「到工厂去,到农村去,向工农兵学习。」被分配至平昌县大巴山,短暂的旅行开启他与农村生活不解之缘,尔后他甚至花十年时间在大巴山居住,透过与村民共同生活,深入体验农业社会。近距离的相处,使得艺术家有机会观察他们生活中的枝微末节,捕捉未经美化最原始的生活型态与人际互动。罗中立以充满乡土气息包含人文关怀的创作,纪录中国农业大国过渡至工业文明的历史关键时刻,揭开中国当代乡土写实的浪潮。
1980年代,罗中立以农民为题,表现对社会苦痛的反判性。经过十年的酝酿,跳脱对现实生存的批判,于1990年代初期,从乡土写实主义逐渐倾向于表现主义风格。本次拍卖包含一系列罗中立作品,清晰呈现艺术家风格转化的脉络,如1990年的《故乡组画—二娃子》(Lot 199) 以写实主义与清新的用色描绘天真的孩童;而创作于1994年的《过河之一》(Lot 200) 以富含情感的表现性笔触呈现农村日常生活的场景;《过河》(Lot 201) 更进一步夸张人物的比例以凸显其劳动性,三件作品铺陈的脉络提供观者对罗中立创作历程更全面的认识,从人物形象的逼真性转向对真实生活的内心体验,之后更进一步强化人物特征与肢体,开始了变形风格,一以贯之对农村绘画主题关注,充分表现罗中立对于乡土的关爱之情与浓厚的人文精神。
《过河之一》画面的主角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一对农村男女,身处于暮色四合的傍晚时分,仿佛是王绩在《野望》描绘的场景:「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黄昏时刻,肩背野猪凯旋归来的村民为赶在日落前返家,正小心翼翼地渡过溪流。罗中立透过记录农村的日常场景,提供都市人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经验。如梵谷说:「我画这幅画 [吃土豆的人] 的初衷,是想让看过此画的人对完完全不同于我们文明社会的另一种生活有个基本印象。」透过罗中立真实的对农民生活描写,使观者得以如同艺术家如此近距离透彻的了解农村生活的本质。罗中立的作品,在90年代视为一种对时代的纪录,而今天俨然已经成为一部中国文明发展史的文献参考。
罗中立的纪录片《山里的日子》中提到二娃子是大巴山村民的孩子,相当淘气。《故乡组画—二娃子》以冷色调统御画面的场景,营造冬天冷冽的氛围,远方是一片白雪皑皑的山景与灰蓝的天空,呼应前景手持树枝身着深色衣服的男孩,罗中立笔下细腻写实人物刻划,在大块留白背景的烘托下愈显强烈。画面中尽管身处白雪覆盖寒冷的冬日,孩童的灿烂笑容不减。曾长生认为:「他 [罗中立] 所描绘的乡土景观和传统文化的心态,并非一味地欣赏和赞赏。他的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光明,其实蕴含罗中立对乡村现状的看法和对改变农民生活的向往。」罗中立摒弃80年代描写农村生活的艰苦形象,进一步以孩童纯粹的性格,象征对生活的期待与对美好未来的想象。
《过河之一》与《过河》罗中立皆刻意夸张、变形人物外貌形体。学习马列维奇在《伐木工》与《收割黑麦》,将其四肢变形的手法,表现农民强壮的力量,赋予人物一种粗糙质朴的生命活力。《过河之一》村民稳健粗壮的下盘、黝黑的肌肤、粗糙放大比例的双手,强化其身份象征的劳动性。「其作趋向变形、夸张,常常在最日常、最平凡、最不值得描绘的生活场景中,以敦实粗矮的人体来表现原初的生命力。」罗中立以朴拙粗犷的手法,描绘村民由于长期劳动塑造的体型,试图在朴实的表现风格中挖掘原始美的本质。
「过河」是罗中立频繁描写的重要主题,无论是单人战战兢兢穿过湍急的河流《过河》或是《过河之一》相互扶持过河的情景,都代表人类面对大自然挑战、克服困难的勇气,体现人与大自然间的抗衡关系。罗中立以渡河作为生活困境的一种象征,描写在农村中人与人之间面对困难能够相互扶持的关系。渡河虽看似在农村中平凡的场景,却隐藏着对人性互动的描写。《过河之一》叙述是一对男女互相照顾渡河的场景,走在前头的绿衣服女子,背负着沈甸甸的竹篓,正转身关切后头肩背猎物渡河中的男子。殷双喜认为:「他 [罗中立] 向我们叙述不为人知的农民生活,正是要敞开生活的真实底蕴,在暴雨激流和野兽的恶劣生存环境中,呈现出人类原始的生命力和质朴,温暖的亲情。」罗中立以具有寓言形式的画面,架构人与人之间乌托邦式的互动关系,作为对当代文明生活不断发展而人情味逐渐消逝的一种反思。
行情参考
  全球价格指数    2018.6       161     +310%
  当代价格指数    2018.6       144     +440%
  油画价格指数    2018.6       145     +4700%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