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注册/登录_艺拍全球艺术品指数

Lot 3108 3108 商晚期或西周早期 卫箙父辛尊

估   价 HKD 6,000,000-8,000,000 (折合人民币:5,232,191-6,976,255)
拍卖公司:保利香港
拍卖时间:2018-10-02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分类: 瓷玉杂项--金属器
创作年代:商晚期或西周早期
尺寸: 高31cm;
铭文:卫箙父辛来源1. 日本京都川合定治郎旧藏2. 荷兰藏家Dr.A.F Philips(1874-1951)私人旧藏3. 伦敦苏富比,1978年3月13日,编号214. 重要欧洲私人珍藏商周青铜器中未见有将「尊」作为专名之例。以尊作为具体器类名始于宋代吕大临的《考古图》,但是其具体器型尚未固定;与现时称之为尊的青铜器器类相合,以尊作为专名者,就目前的资料来看,可能是始自《博古图录》。1941年,容庚先生在《商周彝器通考》中最终将「尊」与觚、觯、壶、罍等酒器并列,使之成为单一器类的专称1。尊的用途,自宋代始就认为是酒器,学界无异议。根据考古资料来看,青铜尊作为随葬礼器流行时间从商代前期偏晚到西周中期。卫箙父辛尊,属于觚形尊,大口筒状三段式,腹微鼓,圈足外侈,通体有四道扉棱。颈饰仰叶纹,仰叶纹内填以倒兽面纹,仰叶纹之下饰夔纹一周,腹饰下卷角兽面纹,圈足均饰曲折角兽面纹。圈足内壁铸「卫箙父辛」4字铭文。此尊与湖北随州叶家山M27出土的鱼伯彭尊形制、纹饰几乎相同,唯后者颈部所饰为一周鸟纹2(图一);与1976年陕西扶风庄白村窖藏出土商尊的纹饰风格也十分相似3(图二)。通体装饰四道扉棱的觚形尊,主要流行于西周早期。综合论之,笔者将卫箙父辛尊的时代确定为西周早期。为族徽,象矢器内受矢形或从二矢或从三矢,矢羽或露器外或藏于器内,应释为「箙」字。《周礼.司弓矢》郑注:「箙,盛矢器也。」《说文解字.竹部》:「箙,弩弓矢箙也。从竹服声。」「箙」见于甲骨卜辞之中,其为族长名、国族名,时代从武丁到武乙、文丁;「箙」族徽器目前发现15器17拓铭文,其中3器传出安阳,1器出土于安阳,余皆出土地不详,其与甲骨卜辞中「箙」时代、性质一致,为方国、族、氏名4。卫箙父辛尊铭文表示的当为「卫」与「箙」两族缀联盟姻,给日名为辛的父辈所作之器。卫箙父辛尊原藏日本京都川合定治郎氏,其收藏的中国文物多次出现在梅原末治等的著录之中,现在可见有商周青铜器、汉魏有铭铜镜以及唐代佛像等,所见文物级别均很高,可见川合定治郎应该是一位收藏中国文物的名家。但是,笔者遍查相关资料,其人其事几乎无记载,据相关资料推测,其应该是与日本山中商会大约同时期的人物 。我们知道,日本山中商会是横跨欧美亚叱咤风云的古董大鳄,其在纽约、波士顿、芝加哥、伦敦、巴黎等地均开有分店或开设代理店。1901年在北京设分店之后,迅速发展成为是20世纪初外国人开设于中国境内的最大古董商。山中商会先后在中国活动「淘宝」历时30多年,据调查,这段时间也是中国文物最精华部分流失海外的最重要时期,除了业内人所共知的卢芹斋的推波助澜之外,山中商会毫无疑问首当其冲。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把日本推向深渊,山中商会也厄运临头。美国旋即对日宣战,同时查封日本在美国的相关资产,山中商会纽约、波士顿及芝加哥三分店的全部库存,被悉数作为敌国产业为美国政府没收并于1943年公开拍卖,山中商会先后在中国30多年「兢兢业业」所获得的,包括许多重金购买的数以千计的艺术珍品,随着声声拍卖落锤敲击声的响起,流散于世界各地,不同藏家以及博物馆之手,有的则下落不明。前述,京都川合定治郎氏与日本山中商会大体同时,那么其所藏的中国文物也应该是20世纪初期入藏的,至于川合定治郎所藏文物是否与山中商会有关系,现在还不可考。卫箙父辛尊后被荷兰藏家Dr.A.F Philips(1874-1951)珍藏,1978年3月13日见于英国伦敦苏富比拍卖行,被人拍得。根据相关的时间节点推断,此尊最有可能是20世纪初流传出境的,而且最迟在1951年前就被荷兰藏家带到了欧洲。此种通体装饰扉棱、纹饰奢华的青铜尊,在商周时期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西周早期,青铜尊作为酒器的核心,与卣相配,形成「尊卣」组合的固定搭配,而且它们纹饰、铭文多相同。这一时期多可见铸造奢华的青铜尊,且多见长铭,享誉海内外的何尊就是此类青铜尊的代表。2015年10月6日,保利香港秋季拍卖会——中国古董珍玩专场拍出同样风格青铜尊一件(Lot3524),成交价格为1239万港币,可资参考。卫箙父辛尊铸造精美,纹饰华丽,是商周时期青铜尊不可多见的精品;如此高规格等级的青铜尊,流传有序,且从海外重回华夏,可谓一大幸事;再者,此尊所属的「箙」氏,是商周时期绵延数百年的方国大族,此族青铜器非常罕见,于是就更显得弥足珍罕了。总而言之,卫箙父辛尊是一件聚艺术价值、历史价值和收藏价值于一身的青铜器珍品。1 容庚:《商周彝器通考》,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2 深圳博物馆、随州市博物馆:《礼乐汉东——湖北随州出土周代青铜器精华》,文物出版社,2012年:112-113页。3 曹玮:《周原出土青铜器》,巴蜀书社,2005年:526-529页。4 王长丰:《殷周金文族徽研究》,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292-310页。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