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注册/登录_艺拍全球艺术品指数

Lot 1449 天启4年-5年(1624-1625)作 临淳化阁帖 (十卷二五八开) 册页 水墨纸本

估   价 RMB 10,000,000-18,000,000
拍卖公司:中国嘉德
拍卖时间:2014-11-21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董其昌
分类: 中国书画--书法
创作年代:天启4年-5年(1624-1625)作
尺寸: 25.2×25.7cm×258;约153.44平尺
说明 (一)此册页共十卷。第一卷25开;第二卷27开;第三卷27开;第四卷23开;第五卷27开;第六卷23开;第七卷26开;第八卷26开;第九卷27开;第十卷27开。
(二)是作曾经潘奕隽、齐彦槐、于腾、黄荷汀、周湘云、吴普心等递藏。
1.“三松过眼”为潘奕隽藏印。潘奕隽(1740—1830),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字守愚,号榕皋,又号水云漫士、三松老人、三松居士等。乾隆三十四年(1769)进士,官户部主事,典试黔中,旋即归故里。与黄丕烈、袁寿阶等优游林下,赏书品画,颇多唱和之作。藏印有“三松居士”、“三松过眼”、“闲来无事不从容”等。
2.“婺源齐彦槐鉴藏书画印”、“梅麓”、“梅麓真赏”为齐彦槐藏印。齐彦槐(1774—1841),安徽婺源人。字梦树,号梅麓,又号荫三。嘉庆十四年(1809)进士,任翰林院庶吉士,后授常州府金匮县知县。善鉴藏,工书法,自幼颖悟超群,不仅为政有方,而且通物理,精天文。著有《天球浅说》、《双溪草堂诗集》等。
3.“于腾之印”、“飞卿珍秘”、“于腾私印”为于腾藏印。于腾(1832-1890),山东苍山县人。同治进士。政时之余,喜鉴藏文物,所得宦积大部分购买了书画,并逐件详加考释。其所藏书画现大多归各大博物馆所有,如马远《白蔷薇图》、赵佶《腊梅双禽图》等。
4.“星沙黄荷汀鉴藏书画印”、“黄荷汀秘箧印”为黄芳藏印。黄芳(清嘉庆-咸丰间,19世纪),原名黄晃,字荷汀,室名天光云景楼,湖南长沙人。道光十五年举人,咸丰三年署江苏宝山知县。富书画收藏。曾藏有《大观帖》、《唐女郎鱼玄机诗集》影印本等。
5.“湘云心赏”、“湘云审定”、“古堇周氏宝米室秘笈印”为周湘云藏印。周湘云(1878-?),名鸿孙,号雪盦,是上海滩的房地产大老板、著名的收藏家,藏品以青铜器及书画为最精。万帖之祖的《淳化阁帖》曾藏于其故宅中。此外,上海博物馆所藏的怀素《苦笋帖》、米友仁《潇湘图》皆由其捐赠。
6.“思学斋鉴藏印 ”、“南通吴氏收藏书画印”为吴普心藏印。吴普心(1897-1987),号庭香,江苏南通人。22岁被派往美国攻读银行经济学,回国后出任银行行长。吴普心生性儒雅,耽于古玩字画之鉴藏玩赏,兼之供职银行界,可谓“好古而有力者”。其时东北遭逢连年战乱,溥仪所携带出宫之名贵文玩书画多有散佚,吴氏乃挟其资财广为收蓄,累积既厚,遂成民国一代收藏巨擘。经他收藏的书画有许多已归藏各大博物馆。如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馆中国文物的代表藏品,米芾的《留简帖》、《岁丰帖》、《逃暑帖》。2003年上海博物馆斥资450万美元从美国人安思远手中购回的宋拓本《淳化阁帖》,在安思远之前曾经就是吴普心珍藏了60年之久的稀世之宝。
(三)题跋者简介:
1.顾苓(明崇祯-清康熙间,17-18世纪),字云美,号浊斋居士。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工诗文,篆隶行楷仿赵孟頫。他与郑簠为近邻,两人相交甚深,喜探究古文字,对汉碑考证,尤为得心应手,能辨真赝。著有《塔影园稿》。
2.王鉴(1598-1677),字圆照,号湘碧,又号染香庵主,江苏太仓人,王世贞孙。善画山水,摹古尤精,与王时敏齐名。为清初六大家之一。
3.陈延恩,字登之,一字邃臣,号云乃。江西新城人。监生,候补通判,后署江阴知县。善书法,著名书法家陈希祖之子。常与林则徐研习观摩历代法书。
4.徐渭仁(?-1845年后),上海人。字文台,号紫珊、子山、不寐居士。国子监生。工书善画,精鉴赏,收藏甚富,藏书处名春晖堂,多古刻,又喜收藏金石书画。晚年获得隋开皇年间《董美人志》,自号随轩。辑有《随轩金石文字》、《春晖堂法帖》等。
5.吴永(1865-1936),浙江吴兴人。字渔川,一字盘庵,别号观复道人。早年师郭绍先,光绪十四年(1888)娶曾纪泽次女。早年为直隶试用知县,办理洋务,受到张荫桓赏识,调补怀来知县。八国联军时,因迎驾有功被慈禧重用。元配早逝,再娶盛宣怀之堂妹为继室。民国初年曾任山东提法使。
(四)董其昌此套《临淳化阁帖》共计10册258开,此选刊38开,并自序4开,诸家题跋6开。
按  语 明天启初,时任太常寺卿兼侍读学士的董其昌奉诏至江南仿书,在老友陈继儒家见宋初原拓《淳化阁帖》祖本,摩挲叹赏之余,借归临摹,至天启五年乙丑十二月十五日次第临毕,时间已越二年。《阁帖》是宋太宗集宫中所藏魏晋隋唐诸家墨迹汇刻而成的著名法帖,素有“法帖之祖”的美称。它的墨拓本一直是历代书家师法学习的圭臬。共十卷,董其昌已多次临摹过。所以当他借陈继儒藏本临写时,已是烂熟于胸,从心所欲了。由于用宣德佳纸,笔墨应手,且总是乘兴挥毫,故每页都写得意足神畅,精神饱满,可谓笔若游龙,墨如铸铁,神游于诸贤之间,得意于形貌之外。是临帖,亦是创作,既适性、又抒情。十卷数百开,开开神满气足,绝无怠惰之色、率易之笔,确是其生平杰作无疑。
此帖书成,陈继儒见而激赏,遂以阁帖祖本易之,继儒殁,此十册不久易主,顺治十八年董其昌门人画家王鉴见而题之,叹为“结构遒美,有龙翔凤举之势。”此后百余年此册若神龙入云,暂不能考其归宿。嘉、道时此帖再次现身,则已在齐彦槐(梅麓)、徐渭仁、于腾等之手,清末为吴永所得,自称:“得此神物,虽万钟之享,讵能易此乐哉!”民国初此十帖归之周湘云及吴普心,流传凿凿可考,是堪赏堪藏的翰墨珍品。 钤印 董其昌印(四次)、知制诰日讲官(三次)、玄宰氏、宗伯学士(五次)、董氏玄宰(三次)、昌(二次)、董其昌印(1、2、3、6、7印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董其昌》70、82、90、28、70印,1306、1305页)
题识 (一)淳化阁帖第一卷。款署“天启四年(1624)夏日,董其昌临。”
潘奕隽题后纸: 华亭临淳化墨宝。潘奕隽观。 钤印:欣于所遇
(二)淳化阁帖第二卷。款署“天启四年中秋后二日,史官董其昌临。”
(三)淳化阁帖第三卷。款署“天启四年九月朔,其昌临。”
(四)淳化阁帖第四卷。款署“天启五年花朝日,其昌临。”
(五)淳化阁帖第五卷。款署“天启五年清和月,董其昌临。”
(六)淳化阁帖第六卷。款署“天启五年七月避暑东郊,其昌识。”
(七)淳化阁帖第七卷。款署“董其昌临。”
(八)淳化阁帖第八卷。款署“天启五年八月朔,董其昌临。”
(九)淳化阁帖第九卷。款署“天启五年嘉平月,其昌临。”
(十)淳化阁帖第十卷。款署“天启五年十二月十五日,史官董其昌临竟。
先自十二日大风扬尘,次日冰凝研池,不能拈笔。至是日,客有持木垆置几上,研冰乃泮。木垆盖不灰木所造也。玄宰又识。”
后纸 1.顾苓题:董文敏公临淳化阁帖十册,每册止十分之七。第一册去千文与第五册篆书,是直删赝鼎外,皆以册为度,随意去留,故有原册且尽再临中间一二则者,先装册而后书故也。文敏公临帖,固所长妙在不拘行墨,尽去蛟螭虵蚓险怪之妆,而一以高秀出之,固非木石摹本可庶几也。郭氏子孙世世宝之。辛丑中秋识于塔影园之云阳草堂,凤阳顾苓。 钤印:顾苓信印、顾云美
2.王鉴题:余于甲午(1654)年游长安,少宰孙北海先生以阁帖相示,乃天府所藏。笔法整密,墨光灿然,信为希世之宝。今见董文敏手临阁帖,结构遒美,有龙翔凤举之势,向所见之帖如阿难登座,宣扬妙典,又不若亲睹如来真面目也。孝望社兄为风雅之宗,具好古之癖,此帖藏之清秘,得所归矣。辛丑(1661年)七月,得观于金阊客舍,王鉴。 钤印:王鉴之印、染香庵(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王鉴》16、49印,130-131页)
3.顾苓题:阁帖翻本无虑数十家,点画所存亦复有几?文敏公尚以“月末必往”写作“月未必佳”,“炙”字皆写作“灸”字,而望寻尝石工波折不少异,庸可得乎。苓再记。 钤印:顾·苓
4.董其昌题:唐文皇购逸少书,使魏征、褚遂良辨真伪。宋太宗购古今书,使王著辨精粗,两朝鉴赏便分河汉。阁帖既行,王侯贵戚,始有赐本。然米漫仕、黄长睿掊击真赝,不遗余力,而后世收藏家奉为模楷。岂金题玉躞,业经人天呵护,不可复废耶!余昔年曾临三卷,为许郡侯□去,又二卷为济南邢侍卿所藏。壬戌(1622年)秋,奉诏求遗书于陪京,便道暂休沐山中,陈仲醇出祖本阁帖见示,非惟楮墨精美,而笔法体势出于泉州、龙江诸本之上,诚宋拓无疑矣。因得借观临摹,经岁成帙,眉老一日过宝鼎斋,为之轩渠。曰:欲以帖易书,如米老之研山,不必赋蟾蜍泪滴句。遂欣然题数语相授。第老年目眦腕弱,未能如贾。耘老换羊书耳。其昌题。 钤印:董其昌
5.潘奕隽题:平生所见文敏真迹不下千余本,未有若此册之鸿博绝丽者。文敏生于乙卯,此为六十八岁时,精采奕奕,雄秀中时露本家笔意,自是生平杰构无疑也。道光丙戌(1826年),潘奕隽书,时年八十有七。 钤印:潘奕隽印、守愚、榕皋翰墨(1、2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潘奕隽》9、10印,1467页)
6.陈延恩题:丁酉(1837年)四月十日,江右新城陈延恩云乃甫重获观于海虞官廨。 钤印:登之鉴赏
7.徐渭仁题:赵吴兴谓右军兰亭是已退笔所书,思翁临阁帖亦用退笔,兴会所至,随意作数帖,两年而成十卷。当时亦自矜重,以宣德镜光纸装成册子,所书故能姿态艳逸,精采照人。向为婺源齐梅麓先生所藏,宝爱不啻如头面。尝以未经天瓶居士见之,不知当如何倾倒也。余谓王虚舟若见此帖,断不作风会斯下之缪论矣。梅翁家有湖山书画楼,收藏之富,赏鉴之精,近人中莫与比。每来申江,必捆载其铭心之品,相与评说,往往至夜分。后梅翁辞讲席归荆溪,书来相邀,牵承人事未果,而先生蘧然鹤化,叹故人之长逝,痛嘉会之不再。今年闰四月风雨中,玉溪世讲以此册过余,譬如良友重逢,其欢喜愉快,勿能言喻。更感玉溪不授之铜山金穴,而归之贫乏衰暮之老,盖知余神飞纸上也。记曩日陈芝楣制府从先生借看,未几,制府卒于位。家人装入行李。先生为之废眠食,几发风病狂。一夕梦神来告,晨起,制府之外甥某果送此帖来归,可见癖好之深,鬼神能感。今一旦而竟为我有,其翰墨之缘深矣。斯帖在所思翁岳渎之灵,或左右之。因偿其原值,以见不欺玉溪,且可告梅翁于九原矣。道光己酉(1849年)四月二十四日,沪上徐渭仁记,时年六十二。 钤印:徐渭仁印
8.吴永题:丁卯夏,卧雨空斋,有人持香光临阁帖求售,云是湘人某君之物,以避地来京,亟欲斥易,遂于无意中得之。香光所临阁帖,余所见凡三本,惟此为晚年书。自天启二年壬戌(1622)至五年乙丑(1625)临竟,公年已七十有五,笔势奇崛夭矫,精劲无前。且为宣德镜面笺所书,装池三百余年,未经重裱,即顾云美、王廉州、潘三松诸跋,亦不易得,洵希世瑰宝矣。观香光自题,临竟此帖以授陈眉公,而廉州为孝望跋在顺治辛丑。孝望者不知何许人,中间仅三十余年,陈氏子孙已不能守。展转至道光间,归上海徐渭紫珊得之齐梅麓之子玉溪。梅麓书法,得香光神髓,名迹流传,往往见其题识 。此帖独无一字可异也,三松跋后有陈登之观款,登之为玉方先生哲嗣,其父子皆善学香光者。中有“飞卿秘玩”印,于腾字飞卿,山东兰山人,光绪初官四川知县,余幼在蜀中知其人为能吏,家甚富,所收法书名画多精品。后劾罢归里,极图书园林之乐。多内宠,歾后诸姬争产构讼,家遂中落,所藏散若云烟矣。噫!以项子京之风雅隽迈,收藏之富甲海内,身殁未几,遭兵燹掠夺殆尽,得毋收藏家,例为造物之所忌乎。余瓣香光数十年,今竟得此神物,虽万钟之享,讵能易此乐哉。顾余之宝此,要不过快意一时,他日未知更归谁氏。古今墨宝,岂一人一家所能长保,付之达观可也。岁在戊辰夏四月廿三日,吴兴吴永识于都□舍。 钤印:吴永之印、盘公、香林、江湖满地一渔翁
鉴藏印 三松过眼、婺源齐彦槐鉴藏书画印(十次)、梅麓(二次)、梅麓真赏(六次)、于腾之印(四次)、飞卿珍秘(三次)、于腾私印(二次)、星沙黄荷汀鉴藏书画印、黄荷汀秘箧印(九次)、湘云心赏、湘云审定(二次)、古堇周氏宝米室秘笈印(二次)、南通吴氏收藏书画印(十次)、思学斋鉴藏印 (八次)、岳农山民(五次)、汪氏东叟珍赏章(七次)、廷骏私印(七次)、盉斋所藏(二次)、善化汪氏珍赏书画印(九次)、亲民之官(七次)、曾经雪庵收藏(五次)、汪氏味云(二次)、味云(二次)(2、4、6印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于腾、齐彦槐》1、2、4印,9、1379页)
签  条1.淳化阁帖。董文敏临。 钤印:飞卿过眼、味云(1印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于腾》4印,9页)
2.淳化阁帖二。 钤印:汪氏味云、悦耕堂
3.淳化阁帖三。 钤印:飞卿珍秘、汪氏味云
4.第四卷到第十卷:淳化阁帖四、五、六、七、八、九、十。 钤印:飞卿珍秘、悦耕堂
行情参考
  全球价格指数    2018.12       270.19     +0.1%
  古代价格指数    2018.12       172.72     +40%
董其昌  书画价格指数    2018.12       279.19     +85.4%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