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注册/登录_艺拍全球艺术品指数

Lot 1460 1963年作 丹霞枫林 镜心 设色纸本

估   价 RMB 28,000,000-38,000,000
拍卖公司:中国嘉德
拍卖时间:2011-11-14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李可染
分类: 中国书画--国画
创作年代:1963年作
尺寸: 70×46cm;约2.96平尺
李可染《丹霞枫林图》
文/孙美兰
作于从化温泉,成画于1963年的《丹霞枫林图》今日横空出世,带给我们风采焕发、神韵豁亮的愉悦印象,为我们进一步鉴赏和把握可染山水转型,变“写生”为“意构”,化“写境”为“造境”的具体契机,提供了又一个极其宝贵、难得一见的图像珍本确证。
《丹霞枫林图》(1963年作于从化,70×46厘米),以其整体性极强的意象和色彩调性,冲击视觉,猛撞心灵,让我们陡然联想起《万山红遍》系列山水。虽然《丹》图红色调性偏暖赭,不似《万》画采用朱砂那样如火如荼;它尝试“积墨法”、“积色法”——黑、红二主色交融交织,所“积”层次也明显要少些。尤其构图,那一湾清流长河,那河面上一线鱼贯而行的几艘小船和帆桅,占据了全图“画眼”的中心位置,而和《万》画典型图式的“飞瀑直下,错落小屋”迥异,倒是与《漓江胜览》初探“以大观小”的构图法同理同趣。但是,不管怎么说,上面提到的《丹》图所有艺术征候,都不能冲淡它与《万》画二者间内在联系,却又极其有说服力地昭示我们:《丹》图并不属于著名的《万》画系列,它那探索之中拥有的独立性、特异性,赋予作品另一种高层次审美品格、审美价值。
《万山红遍》系列有八图。1962年秋作于从化翠溪宾舍的一幅,成画较早,1963年笔者即亲睹此画,并聆听恩师教诲,发表第一评。其后,又一幅《万山红遍》,作于1963年,且署名“可染作于从化”。这两件作于从化的 《万山红遍》,前者为69×45厘米,后者为69.5×45.5厘米,皆为竖幅构图,论幅面之纵长与横宽,与《丹霞枫林图》相当,仅毫厘之差。再有,《万》画系列中,此两幅所钤名章,“可染”,阴文,篆体,二字圆转相连,与《丹》图所钤印章全同。这两项细节,给予我们的暗示,加深我们研究的兴味,欣赏的惊喜,意欲追踪“从化”这个露头的线索,探询《丹》图。
凡李可染的崇仰者皆知,1954年是李师决心从头越的一年;是以山水写生为突破口,藉以开创中国画新路的一年。那年,他47岁,年富力强,镌刻“可贵者胆”、“所要者魂”,印语八个字,成为踏上新路的座右铭。从此,大江南北,跋涉万里,长途写生,十年之久,成绩斐然,震惊全国,宣告中国山水画新生。可染先生写生过程非同一般,不仅是为山水画开源回归大自然的过程;同时,也是力求解决一系列矛盾的过程。诸如传统与革新的矛盾,民族与外来的矛盾,现实生活与艺术境界的矛盾,时代精神与个性语言的矛盾……“过五关,斩六将”,李可染终于成为革新路上领军人物之一。
60年代初期,1962,1963,1964年,李可染三次南去北归,往返北京与岭南。从化温泉,作为画家长期跋涉、行脚生涯的憩息之地,也是他养精蓄锐、精神安顿升华的处所。那里有许多故知新交,那里成为他最喜爱的、诱发灵感的客舍地之一。如同吃草挤奶的牛,这里容他静静地反刍消化,吸收和补充新的养料。作于从化温泉,成画于1963年的《丹霞枫林图》今日横空出世,带给我们风采焕发、神韵豁亮的愉悦印象,为我们进一步鉴赏和把握可染山水转型,变“写生”为“意构”,化“写境”为“造境”的具体契机,提供了又一个极其宝贵、难得一见的图像珍本确证。
在这里,我审慎提出另一幅与《丹》图相关联的精品,即李师山水名作《谐趣园图》。无独有偶,此图作于1963年3月,岭南从化温泉,66×43厘米。它一向被研究者认同,是李可染六十年代转型期最佳代表作之一。
论色彩调性,《谐趣园图》与《丹霞枫林图》,二者比照,形成“绿调”与“红调”整体性反差。“谐趣园”是北京“颐和园”著名景点。50年代,李师经常到此写生小住。这里建筑富丽,雕梁画栋,结构曲折多变。1957年所作对景写生《谐趣园》,用黑、红、绿三色鲜明对比,表现古色古香、纯中国式园林之美。而1963年作于从化的《谐趣园图》,出人意外,一变原来写生画之金碧辉煌,忽然既变体又变调,采用极单纯的黑、灰色,包围一片明洁如镜、纯白发亮的湖水。只是池面上的荷叶,点化出那片片清新和绿意,藉以呈现“园外有园、湖外有湖”、京中园庭最佳胜之境。现在回望创作于同时同地的《丹霞枫林图》,它与《谐》图那种单纯的灰、绿调性相反,全图笼罩于黑色兼赭红色暖调之中,却同样闪出醒目透亮的水。大写“S”形一湾江水,被一派温煦浓烈的山岭枫林秋色簇拥着、包围着,何等雅致!何等静谧!惟有江面上斜行纵穿的小小木舟,点缀着闪烁明亮的水,如美目顾盼。绿调潜藏的是盛夏清凉;红调容涵的是秋韵爽朗,今日得以比照,相映生辉,带给赏者异曲同工的审美享受。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之大手笔曹雪芹,无疑又精通画道,他曾这样论说色彩的学问和魅力:“置一点鲜彩于通体淡色之际,自必绚丽夺目,粹万笔之精华于全幅写意之间,尤其清新爽神”。试看山水大手笔李可染,反其道而用之。使一笔不着色之处,粹万笔之精华;借一炬之光,令通体爽神夺目,探得了革新的中国画之“墨、色、空”深深奥秘。
末了,让我们随缘求迹,追寻《谐》图和《丹》图两幅精品题款内涵。由蛛丝马迹,鉴来龙去脉,想必有利于《丹霞枫林图》的艺术定位,确立它在李可染山水艺术革新与发展历程中的珍本价值。
《丹霞枫林图》未自题画名。款识自右而左,竖列共二十行。前十行,自述画兴来源,开门见山,题曰:“一九六三年一月,吾来岭南从化休养。三月抱病随六、七友人游粤北丹霞山,别传寺外西望得此一景。归后数月,草草写其意”。后七行,告白构思过程,透露画作完成之后,意兴盎然的心理状态。曰:“并点缀枫林,改作秋色,虽与实况不尽相同,然符丹霞情趣,不让赤城霞也。”最终落款:“可染于从化温泉松园宾舍”。钤印三。
以上款识表明,作画灵感来自从化疗养期间,1963年早春三月。款识又表明,《丹》图并非直接对景写生,而是在想象意念中,将早春丹霞山所得之景,改作枫林秋色。离其景、悟其神,以意为之完成一幅由“写境”跃入“造境”的得意之作,自评曰:“符丹霞情趣,不让赤城霞也”。
《谐趣园图》,按惯例自题画名。款识也自右而左,竖列十六行,签名移位另题,钤印二。其末句如是写道:“一九六三年三月,时在岭南从化养病,作此遣兴,可染”。1963年早春三月,恰恰是可染抱病随友人游丹霞山,向别传寺外西望,骤得灵感的时日呀!这两幅山水画,审美品格如姐妹篇,同一血脉,难道是偶然的吗?
尤其引人兴味的是“天”与“地”的处理法,两幅画大同小异,极富新意。“地”满,而留有虚口,使画面通脱透气。“天”也满,山势起伏之上,款识横贯于全图上端,布满天空。字形方中带圆,行楷书体容涵隶意。运笔参差,变化莫测,行距排列,恪守“上齐下不齐”的节律,似奇反正,变化中求统一。想可染大师七十岁以后,晚年高峰期铸成“聚合型结构”:书画浑然灿然,沉雄、跌宕、宏伟、凝重,整体感无与伦比,个性风格,鲜明强烈,当早在此时已俱备雏型。
这一切,发生在60年代最初几年,李师纵行南北,总结“采一炼十”四字语,带动创作实践;一种不同于水墨写生的山水新图式,随之应运而生。“采一炼十”自励语,在于把“写生”看作面对大自然,去采集原生态矿石。把“创作”视为“百炼钢化绕指柔”,高度提炼、纯化的过程。这一新的美学主张,作为李可染山水艺术体系的核心思想,构成他革新、变法,推出一系列杰作的理论基础。《丹霞枫林图》,堪称转型意义上新图式的前期代表作。《丹》图、《谐》图,成为以中化西,南北交融,人与大自然合一的光辉坐标,是今日震惊世界的杰作《万山红遍》系列八图诞生的前奏和序曲。
《丹霞枫林图》在李可染“为祖国河山立传”的山水革新历程中,具有无可取代的美学与史学双重价值。 钤印:李、可染、河山如画
题识:一九六三年一月,吾来岭南从化修养。三月,抱病随六七友人游粤北丹霞山,别传寺外西望得此一景。归后数月,草草写其意,并点缀枫林,改作秋色,虽与实况不尽相同,然符丹霞情趣,不让赤城霞也。可染于从化温泉松园宾舍。
查看更多李可染印鉴款识
行情参考
  全球价格指数    2018.12       270.19     +0.1%
  近现代价格指数    2018.12       260.91     +1.1%
李可染  书画价格指数    2018.12       372.29     +78.7%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