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133 1930年作 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 油彩 木板

估   价 咨询价
拍卖公司:保利香港
拍卖时间:2016-10-03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常玉
分类: 油画及中国当代艺术--油画
创作年代:1930年作
尺寸: 46.5×82cm;
来源
美国 纽约 罗勃·法兰克
苏富比 台北 1997年10月19日 编号 13
台湾 台北 家画廊
苏富比 香港 2010年10月4日 编号 277
现藏者购自上述拍卖

当常玉画得越多而对事物的体验越深,他便越发现那蕴含在其民族血液里的特殊性……。他知道如何以最精简的方式,勾划出事物中的精髓及幽默感。
-约翰·法兰寇

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
Pink Nude on Floral Sheet
关键佳作 珍罕来历
「裸女」主题的创作为常玉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成就之一,《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Lot 133)演绎了艺术家早期最为重要的探索与发展。主题承续波提切利《维纳斯》、安格尔《大宫女》和马奈《奥林匹亚》的传统,与二十世纪初期马蒂斯与莫迪里亚尼所开创的风格相比肩,成为代表中西美学融合与现代艺术进程的重要作品。
1949年罗勃·法兰克与常玉在纽约认识并结为好友,其收藏的常玉作品在五十年后才于市场曝光,这批难得的收藏不仅是法兰克与常玉友情珍贵的见证,更系统性的提供了艺术家在创作生涯中期的重要转变与发展,《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与《八尾金鱼》同属当时法兰克的珍藏,画面罕见而独特的囊括了常玉早期创作的元素与重心,可见艺术家对于这件作品的珍视与看重。
裸女形象-粉红时期之光彩
常玉自1920年抵达法国,20年代多创作裸女与肖像速写,游走在炭笔和毛笔等不同的媒材间,对于人体的反复摹写与掌握已臻成熟,创作于30年代的《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代表了他「粉红时期」的成熟风格,粉红色调所流露出的温柔与甜美,亦和毕加索的玫瑰时期 有着极为相似的脉络。毕加索1904年于巴黎定居,并与费尔南德相恋,从此脱离了忧郁寒冷的蓝色时期,开始在作品中使用较为厚实的粉红、砖红色调。常玉1925年在大茅屋工作室结识法籍女同学玛素.哈祖尼耶,两人交往三年后于1928年结婚。
《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的粉红色调除了在一定程度上作为常玉和玛素爱情的表征外,当时他正踌躇满志、乐观豁达,亦寄托他对于生活的美好期待与向往。画中的裸女姿态优雅而安逸地舒展,她的身躯丰润饱满,侧脸面对观者却闭着眼睛,流露出与大胆动作相反的害羞情绪,常玉在此彰显了深刻而复杂的女性特质,引发了观者对于画中女子的好奇探究与思考。
「当常玉画得越多而对事物的体验越深,他便发现那蕴含在其民族血统中的特殊性…所以他的近作仅有少许的欧洲影响,而接近完全的中国化。他知道如何以最精简的方式,勾划出事物中的精髓及幽默感…。」
— 法国作曲家约翰·法兰寇
线性语言-首开先例的平面风格
《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描绘仰卧的金发裸女,在单纯的粉红色中营造出女性身体特有的丰腴曲线,常玉运用由浅至深的色调变化形塑了明暗与量感,但已明显脱离客观的写实主义,他省略了细节上的刻画,以浅粉红色平涂身躯与深粉红色的线条勾勒乳房,裸女起伏有致的外形隐约带有轮廓线的意味,却仅在四肢强调出外框线,延续了中国绘画向来重视的线条特质,至此粉红裸女经过主观的转化与处理,画面中常玉趋向平面化的图像描述,发展为后期的姿态各异、着重轮廓线条的裸女作品,从此正式奠定了往后二十年间裸女创作的方向与脉络。
平面图象-裸体形象的发展与突破
英国艺术史学家琳达·尼德在《女性裸体》一书中描述,自文艺复兴时期以来,人体写生练习是艺术家训练中不能缺少的教育课程和经验,直到 19 世纪中,女性裸体成为支配欧洲人物画的形式,并成为古典美学「美的形式」之重要表征,为艺术家凝视、描绘与再现的主题。常玉依循此传统以人体写生作为绘画的基础,裸女题材不仅在创作的前后期是风格变化最为明显的主题,更贯穿其生涯阐述了艺术理念的发展。《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已不仅是纯粹的对景写生,而是在常玉多年对于女体姿态的探讨中,所提炼出的核心思想与风格呈现。画中女子平面化的身躯作为他的艺术实践,并非过去西方艺术史中寓言或历史叙事的主角或完美体态的再现,画中的金发裸女承载常玉的核心思想,成为形构现代艺术的绘画对象,身体的意象转变为艺术家的纯粹的绘画语言与内在实现。
天人合一-人与自然的结合
画中的粉红裸女仰躺在乳白色的碎花毯上,常玉1930年代多运用白描花草图纹装饰于背景或桌面,晚期则以中国传统的吉祥纹样为主,此处画面的碎花毯不仅是艺术家惯用构图中的典型元素,更是目前仅见于其作品中唯一的彩色花草,常玉运用了粉红色、黄色与绿色勾勒花草,呈现了丰富的植物意象。花卉与植物象征普遍地存在于中国文化的各个面向,从两千多年前的《诗经》与《离骚》开始,「香草」意象往往是人格情操的化身,植物演变成了一种文化符号,作为传递文人情感与品格的重要象征。《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体现了「万物一体」的观念与「体物写志」的抒情精神,具体的外在事物除了作为艺术家的感兴点外,还隐含着与之连通的一个具有生命感的整体世界,碎花毯上所铺陈的花草图纹外显为自然的象征,裸女怡然自得地徜徉在碎花毯中,呈现一种简单愉悦的宁静状态,人与自然的结合影射了「天人合一」的道家思想,成为外在世界对主体的感应和主体对世界的感发,画面因而跳脱了纯然景致的描写,升华为物我相亲、悠然自得的完满境界。
精妙构图-中国宇宙观的延伸
若仔细观察,可发现《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并非完全依据近大远小的透视法则描绘,观者彷佛以侧面的角度俯视画中的裸女,她双手上举交叉、双脚脚尖微微朝内的姿势形成一个椭圆圆弧,隐约的身体外框线引导画面的动线变化,在线性转折的韵律与平面色块交错的节奏中,形成了回环往复的视觉效果。乳白色碎花毯的周围似乎融入了米黄色的背景中,边缘缺乏明显的界线与阴影说明毯身似乎没有厚度,乳白色厚涂的颜料却又形成了一种厚实的质地,因此创造出模糊的空间层次。画面缺乏明确的消失点与地平线,米黄色的背景成为了未定义的空间形式,如同传统山水画中的留白,未知的距离与景深因创造出无限的想象空间与深度。常玉有意地以裸女、碎花毯与背景形成三重平面,粉红色、白色与米黄色这三种单纯的色调则又强化了其中的关联,由外到内彷佛依序是天、地、人的不同层次,可说常玉将此场景扩展为对心性本体的内在探索,表现出主体意识进入宇宙万物中,达到物我一体的精神。
广大之势与精微之笔
中国传统美学对于创作总是不满足单独描写物象本身,而是通过审美主体与客体的交融,使作品拥有远大于自身文字或画面的意境,又着重意象刻画及语言创造的细微之处,主张「体物」的精微。常玉在《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中,一方面描绘裸女与其身后无穷尽的空间,同时又刻画了花草枝叶的种种细节,于其中蕴含着生命力的机微,可说兼具了对于广远无垠和精微之处的追求与实现。《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以鲜明生动的视觉美感,注入了艺术家的主体意识观照时空万像,呈现出自然宇宙的生命律动,至广大而尽精微,在尺幅之间纵横天地与人文。
相较于二十世纪初期西方现代画派强烈的色彩与表现性,常玉选择回归中国传统美学对于物象本质与精神性的探索,《碎花毯上的粉红裸女》在裸女的平面化和轮廓线的运用中,外在的形式元素与内在环环相扣,尤以「人和自然」的命题深刻地传达了传统道家思想和宇宙观,画面单纯的色彩运用与空间层次创造更为丰富的精神本质与人文意涵。在西方的媒材、主角描绘与构图下,常玉却以此诠释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髓,作品中所淬炼的特质成为他往后作品发展最重要的关键,也奠定了他在现代艺术史上独一无二的地位。 款识:玉 SANYU(右中)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