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1219 2016年作 秋风摇翠 镜心  设色纸本

估   价 咨询价
拍卖公司:保利香港
拍卖时间:2016-10-03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艺术家: 崔如琢
分类: 中国书画--国画
创作年代:2016年作
尺寸: 142×749cm;
崔如琢
在指墨变革中的
七大贡献
崔如琢在指墨上的七大贡献。一曰,崔如琢开创了指墨积墨山水;二曰,崔如琢开创了指墨积墨花鸟。
积墨在画里的作用是相当重要的,如果说,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是浑厚华滋,那么,积墨是生成浑厚华滋的重要条件。从水墨开始,也就是说从唐代始,中国画的内涵与面目,朝着质朴与浑黑发展。特别是从宋元明清至今,水墨画的发展只能说愈加愈淳朴精明,越来越简洁自然。除了思想上的变迁,笔法的推陈出新,让画自具了内涵与面目。宋人有宋的夜行山面目,米家父子有其自己的劈混沌法,而黄公望、龚贤、石涛、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崔如琢,和而不同,各有各的内心之理,朴厚之质。
要说近现代中国画与以往的不同之处,从墨法上来说,那不得不说积墨法。积墨虽是一墨法,但它由外而内地使中国画的面目发生了改变。
积墨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巧合,具有历史发展因素和人的思考作用。前文已经说了,所有的墨法是贯通的,泼墨、破墨的完善与成熟,自然而然地产生了积墨法。不是说,积墨法是绝对独立的,与其他墨法无任何联系,而是它们没有彼此,是一非二。近现代的笔墨之法已经证明,泼墨、破墨、积墨等法相济存在,画才深厚含蓄,持久高明。齐白石、黄宾虹、傅抱石、潘天寿、李可染、李苦禅、张大千、崔如琢,无一不是如此。黄宾虹、傅抱石、潘天寿、崔如琢在上述三种墨法的基础上,灵活应用了焦墨,将中国画墨的技法发展到了一个高度。他们的焦,不同于髠残的有湿就有焦,而是起着点化作用,在厚黑混沌处体现。特别是崔如琢,在脱胎于前人的基础上,发展了积墨,将中国画浑厚华滋、正大光明之根本进行了发展。
崔如琢的指墨脱胎于前人,神游物外,超脱自然。从高其佩、高凤翰,再到潘天寿,崔如琢是指墨体系里的一个大成者,他不拘泥于作画工具与成法,以内心为上,写尽心性。在以往的指墨中,从来没有谁能将泼墨、破墨、焦墨、湿墨、浓墨、泼彩、破彩、与积墨或者积彩一以贯之,形成自己的朴厚华滋面目,也从来没有谁,能在指间不露痕迹,让人分不清是指还是笔。
崔如琢指墨画最大的特点就是积墨,其黑、厚、光明、礼智全出于此。他作画,完全是一种玩的心态,轻松自由,无矫揉造作痕迹,该狂醉的时候醉,该清醒的时候醒。在他的指墨山水里,最常见的就是写四季之生盛衰藏。有时以冬写春,有时以春写冬,或者以秋写冬等,以一反三,妙趣自然。偶有景不着时令者,冬景里有花开的气象,有王维雪里芭蕉、倪瓒之为麻为芦的意思。
崔如琢积墨极具己法,无论是混沌还是清晰处,此法都可以施展。如写山石浑厚、林木之浓荫、花叶之凄迷、雨雪雾露之湿润,皆是以此为主写成的。在崔如琢的山水景界里,指法、墨色之间的共容共生,是十分和谐的。他的积墨,不像黄宾虹、也不像李可染、更不像傅抱石。黄宾虹没有崔如琢那么浑厚清晰,也没有崔如琢那样淋漓尽致。李可染是匠心独具的,但破与泼的意思不够浓烈,而傅抱石,善用浓墨、泼墨,但积染之功相对欠缺,故不及崔如琢那么浑黑光明。崔先生的浑厚光明,主要是因积墨法得来。令人钦佩的是,他能在团团的浑黑境地里,让人分辨出指的灵活多变。在北宋,米友仁在皴染山水时,也会在没骨墨团里用淡墨勾勒轮廓,但其用墨与笔法,与崔如琢完全不是一回事。
指墨作积墨花鸟是非常有难度的,更不用说巨制荷花了。要不就是指头不宜带墨,画容易焦躁,要不就是墨的浓淡干湿不能随机控制,往往不能达到所期的效果。除了这些,还有很多需要克服的困难,如用力多少才适宜?力度太大,纸就破损了,一幅画废了,用力小了,笔墨显得轻佻浮滑,没了内涵。故,指墨看似简单,践行起来比笔划更有难度。 题识:秋风摇翠 丙申初夏如琢写
钤印:甲申生(朱文)、静清斋(朱文)、崔如琢印(白文)、愿与梅花共百年(朱文)
行情参考
  中国书画价格指数    2016.12       294.27     +6.8%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