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页-注册/登录_艺拍全球艺术品指数

Lot 904 晋唐历朝古纸 (二本) 册页

估   价 RMB 2,100,000-2,500,000
拍卖公司:朵云轩
拍卖专场:古代书画专场
拍卖时间:2016-06-28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分类: 收藏品--古籍文献及手稿
尺寸: 尺寸不一;
说明:龚心钊(1870-1949),字怀西,一作褱希、怀熙等,号仲勉,室名瞻麓斋。祖籍安徽合肥,晚明名流龚鼎孳后人。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光绪甲辰恩科(1904)考官,后任驻加拿大总领事。笃好古物,精鉴别,富收藏,或承继祖传,或悉心搜罗,故名物甚伙。如秦商鞅方升,即经其手。又有战国越王剑、汉关内侯金印、晋人茧纸、唐天马锦等物,宋黄庭坚、米芾、马远、夏圭等人书画等。上世纪中,龚氏后人将其部分家传精品六十余件捐赠上博。其父龚照瑗,曾任上海道台、驻英公使。兄龚心铭,亦善鉴别。
1.《晋唐历朝古纸》,楠木板封面、封底。内装古纸十三品,唐锦一品;附古纸标本五品,札记一纸,散装册页一开。
2.《晋唐历代古纸素册》,面板、底板,黄色明锦包面,乾隆间造白麻纸衬底裱褙,“乾隆仿金粟山藏经纸”包边。内装古纸十二品,清宫廷用绢二品;附古纸标本三品。
一、晋唐历朝古纸
题签(龚心钊):晋唐历朝古纸。纪念品附。不市本。褱西珍惜。钤“瞻麓斋”长方印。
1.晋代茧纸 一开。纵38cm,横65.5cm。右上角贴名称签条。左右两边略有残缺,上下两边平整无损。深黄褐色,表面平滑,微距摄影可见丝质纤维交叉密布,微薄处纤维较少,呈云朵状。左上角黏贴粉红色纸条,龚心钊识语:“王右军《笔阵图》前有自写真纸,紧薄如金叶,索索有声。《宝章待访录》即此种茧纸是。坚硬易折,不得不装背[褙]以存之。‘声索索’,米老肖物殊工。”下钤“褱西翰墨”方印。
2.晋代茧纸 一开。纵38cm,横65.5cm。左侧贴名称签条。左右两端略有残缺,较第一开为好。上下两边平整无损。目测及微距光学检测,其肌理状态与第一开类似。右下角黏贴“龚钊秘玩”方印。
3.晋代茧纸 一开。纵38cm,横65.5cm。右上角贴名称签条。左上角残缺一块,右边略残,上下均平整无损。目测及微距光学检测,其肌理状态与第一开类似。左下角黏贴“龚心钊”方印、“乙未词臣”方印。
4.唐硬黄纸 一开。纵31.7cm,横41cm。右上角贴名称签条。纸面呈深黄褐色,平滑,手感厚实。下端有因受潮泛出水渍,边缘泛黄。
5.宋软黄纸 一开。纵29.8cm,横45.5cm。右上角贴名称签条。暖黄褐色,纸面平滑,手感厚实。无损,无水渍。
6.旧纸 一开。纵24cm,横38.5cm。未标名称。暖黄褐色,色泽较宋软黄纸略深,较唐硬黄略浅。纤维密实,手感平滑,有细微的纵横交错皱纹。污损不明显。左下角黏贴“瞻麓斋”长方印。
7.清初仿唐写经纸 第七开右半。纵22.8cm,横29.5cm。右上角贴名称签条。深黄褐色,表面与唐硬黄纸几乎一致,细观,纸面纤维细密均匀,厚实。左下角钤“清晖阁藏经纸”圆角长印。
8.唐写经纸 第七开左半。纵32cm,横23cm。右上角贴“唐人写经纸”签条。此纸四边均为毛边,当为原大尺寸无疑。品相极好,无缺损,无污渍。呈暖黄褐色。质地甚薄,帘纹清晰,纤维分布不甚均匀。
9.宋藏经梅印笺 一开。纵31.5cm,横45cm。右上角贴名称签条。其名称未见著录。纸面呈深黄褐色,质地厚实,背面有雕版刷印文字。凡四折,每折约11.5cm。
10.宋白麻呈状纸 一开。纵31.8cm,横46.2cm。右上角贴名称签条。本白色,略泛黄。纸面平滑,纤维分布不均,可见厚薄。帘纹不明显。凡四折,每折横11.8cm。纸面钤一古体字朱文方印,用当时常见的蜜印泥,印文疑为“桢首”,待考。
11.宋红丝罗纹纸 一开。纵28cm,横40cm。右上角贴名称签条。周边略有残缺,帘纹清晰可鉴。左下角黏贴“龚钊秘玩”方印。
12.明宣德仿澄心堂金黄双龙蜡笺 二开。纵30.5cm,横55cm。明黄色。泥金绘双龙戏珠,皇家气象浓郁。第二开有两大片油迹。左上角贴龚心钊识语两段,其一:“(前略)此双龙金黄腊笺,当是明宣德年仿澄心堂制者。油迹盎然,不知昔副何等剧迹,因购而志之。甲戌十月,龚心钊。是年六十五岁,试程士芳墨。”其二:(文略)款署“十一月望前二日,再记”。左下角钤“怀西翰墨”方印。
13.宋白麻纸 一开。纵56.8cm,横26.8cm。略泛黄,纸面较粗糙,手感厚薄不匀,夹有大片麻杆纤维。右上角贴龚心钊识语:“此白麻纸为宋代制,旧藏聊城海源阁,有杨彦合珍玩印。其半幅有‘宋存书屋[室]’印。褱”。左下角钤“彦合珍玩”方印。此开即《晋唐历代古纸素册》第九种“宋白麻纸”的另半幅。彦合,聊城海源阁第二代主人杨绍和字。龚心钊在另半幅黏贴的札记中,将此印写为“绍和珍赏”,误。
14.唐锦 一片。纵18cm,横39cm。册页镂空镶入,正反面均可见。粗密厚实,应有驼绒掺入。图案中缠入各色金线。标本上方贴有龚心钊识语:“唐人天马锦。杜牧之《张好好诗》所谓者。褱希”。
15.日本藏苏轼画米芾题《树石图》照片 二帧,分贴左右对开。有龚心钊识语(文略)。
16.本册附件
⑴茧纸标本 纵15cm,横1cm。龚氏识语:“此真蚕茧丝所制,揉擦之亦不毛损。《兰亭》茧纸度亦不胜于此。余见隋人诸写经卷,色类此而质乃楮类,晋以后殆无茧制者矣。米南宫多识古,所称右军《笔阵图》声索索如金叶,是乃晋纸善肖物状,非同意。揣此纸与米老所称者恰合,游筱溪于民国初年得于北平,余易来截装,以便保存,以此为标本。庚辰二月龚钊识。是年七十一。”游筱溪,即博远斋主人,近代上海三大古玩商之一。此件原夹入本册“晋人茧纸”第一开中。
⑵怡亲王府制饾版拱花水印角花笺素纸 二页。纵28.5cm,横34cm。
⑶龚氏札记 释文:米元章《宝章待访录》云,王右军《笔阵图》纸,紧薄如金叶,索索有声。此纸与米老所言恰合。盖系蚕茧所制,磨擦亦不起毛,非藤、楮、竹、棉所能及也。原幅未经翦背,触之即折损。余得于津沽某蓄古家,不得已因截为三幅背之。此可决为晋代纸也。丙子七月,龚心钊。
⑷古云母笺 纵16.5cm,横10cm。
⑸西洋手工纸 纵36.3cm,横13.5cm。有英文水印“HADEMADE”。
⑹散叶 一开。左侧贴龚心钊用银红色古笺题签:“晋唐历代古纸素册 纪念品附。褱西珍惜”,下钤“心钊、褱西”朱白文连珠印。此叶当为另册所用,但尺寸不配,未装入。
二、晋唐历代古纸素册
题签(龚心钊):晋唐历代古纸素册。纪念品附。褱西珍惜。钤“心钊、褱西”连珠印。银红色古笺。
1.古旧残纸 右半开,古纸裁切不规则纸边三条拼合。乾隆时皮纸衬托,纵13cm,横42cm。
2.乾隆金花绢 左半开。纵14cm,横48cm。绢丝极细密,甚精雅。左上角黏贴名称签条。
3.乾隆年仿澄心堂纸 左半开。纵33.5cm,横46cm。粉红底,右下角钤“乾隆年仿澄心堂纸”朱文隶书长方印。泥金绘碧桃、绣球,绘工甚精。右侧约五分之一处因受潮略褪色。
4.唐硬黄笺 一开。纵58cm,横41.8cm。左上角贴名称签条。纸面有明显的肌理褶皱,有水渍污迹,裱入时有修补填色痕迹。据专业人员以其研究心得告知,纸面褶皱肌理为造纸时因纤维张力不均而形成,是唐和宋稍早时期质地厚实的楮皮纸的特有现象。
5.宋金粟山藏经纸 半开。纵29.5cm,横40cm。有“金粟山藏经纸”朱文楷体长方圆边印。纸面有明显对折痕迹,反面有雕版刷印文字印痕。
6.唐硬黄 半开。纵32cm,横45cm。左上角贴有名称签条。纸面纤维厚实紧密。
7.宋镜面 一开。纵67cm,横46.5cm。贴有名称签条。纸面较光滑。
8.宋藤纸 半开。纵33.8cm,横47.8cm。贴有名称签条。本白色,纤维密实均匀。
9.宋白麻纸 一开。纵56.8cm,横42cm。本白略带淡褐色,纤维较粗,有不均匀麻杆皮屑。纸面有折痕,应是书中拆来。黏贴龚心钊识语:“宋白麻纸,余于甲戌得于北京,乃出自聊城海源阁。因装册较易保存,截为二幅。此半幅有‘宋存书室’印,其半幅有绍和珍赏印,皆杨氏记也。”右下钤聊城海源阁杨氏“宋存书室”长方印。聊城海源阁,创建者杨以增(1787-1856),延续至第四代,以搜集庋藏宋元明清各代善本、抄稿本著称,为清代著名私家藏书楼之一。绍和,杨以增次子,海源阁第二代主人,善鉴古籍,好收藏。龚氏所说另半幅,装于“《晋唐历朝古纸》不市本”。
10.宋硬黄纸 一开。纵55cm,横46.5cm。左上角贴签条。
11.乾隆冷金笺 一开。纵62cm,横42.5cm。左上角贴名称签条。
12.宋藤纸 一开。纵67cm,横47cm。左侧贴名称签条。左下角钤“思园主人珍藏”长方印。右上角黏贴龚心钊识语一纸:“此似绵兼草质,未必为藤制。殆明代物也。”
13.乾隆内造画绢 半开。纵29.5cm,横39cm。左上角贴名称签条。淡明黄色,薄如蝉翼。绢面洒细金。绢面分别用赤金、青金绘秋菊、草花。
14.宋法喜大藏经纸 半开。纵29.5cm,横31.7cm。凡三折,每折11.3cm,周边有成册黏贴痕迹。深黄褐色,纸质较平滑,细劲,有韧性。纸面有“法喜大藏”长方印。
15.本册附件
⑴宋纸 纵36.5cm,横13.5cm。有龚氏纪事一纸:“宋纸。购自朱幼平。褱希”。
⑵楮皮纸边料 纵29cm。横6cm。
⑶旧素纸 一页。纵26cm,横33cm。本色,透光可见较粗的帘纹。手工划乌丝栏。

稀世名物,朵云纸“贵”
——合肥龚氏所藏晋唐以来古纸
合肥龚氏所藏晋唐以来的古一批纸,汇聚了二十余种古纸标本,尤其是其中三张“晋人茧纸”,对研究和认知中国古代造纸技术和纸张使用状况,意义重大。
这批传世古纸,一部分是合肥龚氏的家藏,另一部分从聊城杨氏、海丰吴氏、北平、天津、上海等地的古玩商处陆续购置,由龚心钊分两册精心装褫。其一题为“晋唐历朝古纸”,其二题为“晋唐历代古纸素册”。因前一册收入三张稀世珍品“晋人茧纸”,故龚心钊特别注明为“不市本”,大有代代相传,世世永守之意。
册中其他古纸有:唐硬黄纸、写经纸,宋硬黄纸、软黄纸、镜面纸、藏经纸(含金粟山、法喜大藏、梅印等名目)、白麻纸、藤纸、罗纹纸(含红丝罗纹、普通罗纹)、云母笺、银红色笺等,明宣德仿宋蜡笺、仿宋藤纸,清初仿宋藏经纸(含仿金粟山、清晖阁等)、乾隆仿宋澄心堂色笺、乾隆冷金笺、乾隆间怡亲王府特制饾版拱花水印角花笺等;另有唐天马锦、清内廷造用画绢、金花绢等。若以古物言之,每件都是罕物,但在“晋人茧纸”面前,这些原本脍炙人口的纸绢,或许都将黯然失色。更何况,三张茧纸的总面积,竟达6.7平尺之多!
蚕茧纸一名,在历史文献的记载中首见于唐人何延年。他说王羲之写《兰亭》,“《序》用蚕茧纸、鼠须笔,遒媚劲健,绝代更无”。这一说法沿用至今。不过,《兰亭》真身相传已做了唐太宗的陪葬,当时太宗命臣子摹写《兰亭》,用的都是楮皮纸,故晋代茧纸究竟是何等神物,一直是后人想要探究的奥秘。米芾《宝章待访录》载,传为王羲之《笔阵图》前有自画像,其用纸“紧薄如金叶,索索有声”。龚心钊据此对所藏蚕茧纸钻研后认为,米芾所说的应该就是蚕茧纸。晋以后直到明代,才重新有了生产蚕茧纸的记载,但只是宫里用来制作雨衣雨伞的,大概无法用于书写。否则,在历朝历代留下的那么多书法墨迹中,不可能没有一件实物或相关的作品著录。换言之,王羲之以后,或许就因为蚕茧纸的极为罕见,就再没人用它写过字了。
龚心钊获得蚕茧纸后,曾多次做过精心考究。他在1936年的一段札记中写道:“此纸……盖系蚕茧所制,磨擦亦不起毛,非藤、楮、竹、棉所能及也。原幅未经翦背,触之即折损。余得于津沽某蓄古家,不得已因截为三幅背之。此可决为晋代纸也。”到1940年,他又在札记中强调:“此真蚕茧丝所制,揉擦之亦不毛损,《兰亭》茧纸度亦不胜于此。余见隋人诸写经卷,色类此而质乃楮类,晋以后殆无茧制者矣。”
作为资深鉴古家,龚心钊敢下如此肯定的结论,若无充分把握,是绝不至于的。在另一段札记纸上,还贴有一小片蚕茧纸,也许是为了便于了解实物的全貌,仅黏住了纸片两端,这样,便可透过没有黏住的部分直接获得对纸质的感受。其匠心如此,实在难得。这种境界,从文化意涵上看,已远远超越了藏品的经济价值和收藏趣味本身。它表明,一个收藏大家,绝不会仅图一时一物的炫耀快感,而在于能否给后人留下一段真实的,可以触摸,感觉,进而认知的历史。时至今日,海内外藏家有幸得见这稀世绝品,真不知该怎样向我们的前辈表达由衷的敬意了!
(承载)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