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 7386 清雍正 绿度母

估   价 RMB 22,000,000-32,000,000
拍卖公司:北京保利
拍卖时间:2016-06-06

扫一扫
手机也能看拍品

拍品详情
分类: 瓷玉杂项--佛像唐卡等
创作年代:清雍正
尺寸: 高98cm;
重125.9千克
蒙古
铜鎏金
来源:法国藏家Guy Kaufmann旧藏。
竞投本件拍品,请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绿度母为二十一救度佛母之一,以其身色得名,被尊崇为能奇迹般拯救苦难众生的救助者,也是示现的度母中最为常见和活跃的。经典称二十一度母皆为观音菩萨的眼泪所化现,以助菩萨解救众生之各种苦难,《度母本源记》中即称绿度母可救狮难、象难、蛇难、水难、火难、牢难及非人类等八种苦难,故也称救八难度母。绿度母的信仰在藏传佛教中十分盛行,这一题材的造像更是藏传佛教造像中造型最为优美的一类,而绿度母则因其或舒坐或站立的灵活姿态,最易将女性形象中的婀娜多姿体现得淋漓尽致,此尊即为一典型范例。
清代崇重藏传佛教,作为安抚北方蒙古民族的重要国策,正如北京雍和宫《喇嘛说》碑文所说:“兴黄教,之所以安众蒙古,所系非小,不可不保护之”。而佛教在蒙古地区的传播最早应由藏地传入,受萨迦派影响较大。蒙古学者萨襄彻臣著《蒙古源流》(Sagang secen,Erdeni yintob ci)一书有如下记载,成吉思汗、四十五岁(公元1206年)用兵于土伯特(即指西藏)之古鲁格多尔济汗。彼时土伯特汗遣尼鲁呼诺延(意为尼鲁呼大臣)为使,率三百人前来进献驼只、辎重无算,会于柴达木疆域。成吉思汗赏赐其汗及使臣,并送礼物和信件给萨察克罗杂干阿难达葛尔贝喇嘛,信中说:“尼鲁呼诺延之还也,即欲聘请喇嘛,但朕办理世事,未暇聘请,愿遥申皈依之诚,仰恳护佑之力。”于是收服阿里三部属八十土伯特人众。
其后,蒙古帝国的王子阔端王(1206-1251)给藏传佛教萨迦派第四祖萨迦班智达(1182-1251)发送的“阔端通达亲书”,是由萨迦班智达接到信函后,前往蒙古地区弘扬佛法七年有余,其间,萨迦班智达亲笔给西藏僧俗写了“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解释说明了蒙古帝国的具体情况,成为西藏归顺蒙古帝国的契机,树立了蒙古帝国和西藏的政治与宗教关系。进一步确立了佛教传入蒙古地区的新篇章。阔端王玉萨迦班智达的会晤也被称为“凉州会谈”,正发生在现在甘肃武威。
整个元代,统治者与藏传佛教萨迦派圣贤共同推动蒙古佛教的发展,且吸纳了汉传佛教的高僧,克什米尔国师等,形成了元朝融会贯通的佛教传播盛况。同时,蒙古佛教和藏传佛教诸派都先后于此时产生了活佛转世制度,即前后藏的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管理内蒙古地区、北京以及包括东北三省吉林、辽宁、黑龙江蒙藏佛教事务的章嘉呼图克图,外蒙古的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等大活佛转世系统,对蒙藏地区的政治、宗教、文化等造成了革命性的影响。
至康熙二十七年,清军在乌兰布通大战中挫败了准噶尔部的叛乱,康熙三十年,康熙皇帝亲临多伦诺尔(多伦诺尔是蒙语“七个湖泊”的意思,是清代内蒙古地区重要的商业和宗教城市。),召集了著名的“康熙会盟”,在这次会盟中,确定了清廷对漠北喀尔喀蒙古的统治,维护了北部边疆的安全。为纪念这次盛会,康熙帝特别应允蒙古王公的请求在多伦诺尔建立了皇家寺庙汇宗寺,由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主持设计、营建,后邀请青海省郭隆寺,出生于汉民族张氏家庭的“张家活佛”邀请成为汇宗寺的活佛,开启了“章嘉呼图克图”的转世制度,并进一步促进了多伦诺尔造像艺术事业的蓬勃发展。
此尊清雍正铜鎏金绿度母坐像即为典型的多伦诺尔造像风格。绿度母比例尺寸精确,制作工艺和镀金水平均较同时期中原造像更为精致细腻。其面庞圆润,为典型蒙古地区特有的人物造像特征,并融合了藏地的铸造技术,与中原地区的审美情趣,塑造出了此尊宛如年轻女性般靓丽美好的绿度母之像。其莲花座宽大厚重,莲瓣呈三层,细长而挺拔,饱满有力度,莲台边沿亦以三层均匀连珠为饰,工艺极为精湛,其镀金的方式与亮度、耳珰及璎珞的设计形式等方面均有相似之处,均为嵌松石、青金石、珊瑚石等各式半宝石,都有明显的蒙古风格之体现,同类造像可参考一尊现藏于加拿大安达略省博物馆的西藏17世纪绿度母像。(图片2)
同时,此类度母像仅于雍和宫供奉一尊90公分,此尊尺寸达98公分,与之相比较,可见其重要性(图片1)。法国传教士古伯察曾专程访问调查多伦诺尔地区,并在他的专著《鞑靼西藏旅行记》里叙述了多伦诺尔铸场的情况,“出自多伦诺尔大铸造厂的那些钢铁和青铜的漂亮铸像不仅仅在整个鞑靼即蒙古地区,而且在西藏最偏僻的地区都具有赫赫的名望。曾亲眼看见一支确实很大的队伍出发前往西藏,他们负责护送惟一的一尊佛像,共有88头骆驼拆散驮载,乌珠穆沁旗的王爷前往拉萨朝圣,要去见达赖喇嘛”。多伦诺尔制作的佛像等佛教艺术品不仅满足蒙古地区佛教寺院和信教民众的供奉,而且还被请到蒙古和西藏、青海、甘肃、云南等蒙藏佛教地区,世界各国艺术家和佛学家们都给予高度评价,而如此件度母工艺之精湛、体量之巨大,无论在任何题材、任何地区及时期皆极为罕见,在铸造上不仅需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在设计施造本身亦需要具备极高的审美素养与经验,即使在当年,也需经过层层把关,且几乎无法实现批量铸造,均为特定重要皇室寺庙所设计,从古伯察的记述中亦可见当年多伦诺尔造像为整个蒙藏地区所看重,或可一窥此尊绿度母铸成之盛况。

相似拍品推荐

换一组